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现言 > 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第686回
    时光荏苒,一晃四年过去了。

    春节前的一个月,在京城的机场,庄淑惠与林娜来一个离别的拥抱。

    “有空带晟晟来看我。”林娜拍拍庄淑惠的背,笑道。

    “好,出去的话一定找你。”庄淑惠笑笑说。

    林娜要回m国了,她在天.朝混不开,哪怕没人施压,哪怕有庄淑惠和赵一达不动声色的扶持。如今三十出头了,身边人一个个成双成对,孤身飘零的凄酸让她生起回国发展的心思。

    “回去找个伴,别再玩了。”这是庄淑惠的真诚祝福,林娜的玩世不恭让她看不惯,偏偏本性难移。

    果然,林娜翻个白眼,“我一直在找呀,不合心意有什么办法?好了,不跟你讲,我走了,记得有空带晟晟去找我玩。”说罢挥挥手,去换登机牌。

    晟晟是庄淑惠的儿子,今年四岁了,挺机灵的一个小男孩特招人喜欢。

    林娜这把年纪就算回到m国也不吃香,已托朋友联系了一份办公室的工作,日后领死工资过活。

    庄淑惠目送她过安检,进入候机厅才离开。

    刚转身,无意间瞥见一抹似曾相识的身影从通道里出来,往大门口走去。

    定眼瞧了瞧,发现是熟人
重生相府千金

    听说周小容这几年在国外进修,逢年过节一直没回来过。大家都认为她会在国外发展,然后结婚生子,没想到她回来了。

    庄淑惠没上前跟她打招呼,径自开车在周小容面前经过,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自从发现她对好友的丈夫有非分之想还理直气壮之后,庄淑惠对她的好感降至零点,完全没有与之结交的兴趣。

    不管国内国外,觊觎自己朋友丈夫的人不值得深交。

    庄淑惠从面前经过,周小容没看到,她左右观望,招来一辆出租车直接回到周家。

    她的回归,让家人惊喜万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女儿归来,周父深感欣慰,而周母语气哽咽不知说什么好。

    周小容微微浅笑,“妈,我姐呢?她在家吧?我给佑佑买了礼物。”佑佑是她小侄子。

    “她要上班,晚上才回来,佑佑跟他的小伙伴去玩了。你先回屋休息,今晚让他们全部回家吃饭。”难得团圆,周母高兴得手忙脚乱。

    到了晚上,周家热闹非凡,齐聚一堂共享天伦之乐。

    大家都知道周小容为什么突然出国,见她回来,而且脸上多了一些笑容,以为她想通透不钻牛角尖了,一个个替她高兴,并且对以前的事闭口不言。

    周小容清楚大家想什么,心中感激,什么也没提。

    她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席间,见大姐周冰眉宇间添了一丝愁绪,不禁上了心。家宴结束后,她牵着小侄子回到姐姐的小家庭。

    等周冰哄完孩子入睡,周小容才问她:

    “姐,你怎么了?好像不高兴。”

    “哪有,还不是跟以前一样。”周冰矢口否认,开始忙着给她收拾客房。

    “是不是姐夫对你不好?”

    “别瞎说,他呀,一年回来没几次,哪有时间对我不好?”周冰的语气略微感慨,有着苦涩。

    石子硕今年春节又不能回来,而且两人好久没联系了。

    据父亲说,上头派了重要任务让他去执行,两年多没跟家人联系很正常。

    对他们来说,没消息也算是好消息。

    普通军嫂的辛劳她没什么感觉,毕竟离家近,有父母关照。但有一点是所有军嫂的共同之处,与自家男人聚少离多。

    尽管她本身也是军人,有觉悟,离别终究是苦。

    周小容明白她的难处,不再追问,姐妹俩聊了好久才分别回房休息。

    凌晨起夜时,周小容无意间发现周冰独自坐在院子门口,手里拿着一张照片。

    “姐?”出于关心,她过来询问,并拿过周冰手中的照片看了一眼
重生之异界魔法学院

    照片里的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梳着丸子头,一身老土的灯笼裤,眉心还点了一颗红痣特别搞笑。双手背负身后,姿势嚣张地站在那里,神情十分不满地撅起小嘴。

    小屁孩的脸蛋水嫩嫩的,白皙饱满,一双大眼睛像颗黑珍珠似地乌黑透亮,却看不出其中的情绪,有一种超越年龄的冷静。

    这种照片时下没人拍了,哪怕是乡下孩子,很有年代感。

    “这是……”

    周冰解释,“小时候的阿宝,认不出来吧?”女人的脆弱与失落,在夜里的清凉与寂静中充分流露。

    周小容定眼看了看照片,不接话。

    大半夜拿着一张别人小时候的照片看,一定不是为了夸她可爱。

    “小容,你放开了吗?”静静地,周冰轻声问了句。

    周小空依旧不答。

    周冰心中了然,再次笑了笑,“是呀,初恋总是难忘……”叹了一下,“有时候真的好想问问他,我是不是他最爱的那个人……”女人的通病,却难以抑制。

    这张照片被他珍藏,与他养父一家的照片归纳在一起,是她帮忙收拾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

    如果把对方当成家人看待,情有可愿。

    可在关系上,石子贝与他更亲近,照片也不过是在电脑存档,完全没有洗晒出来珍藏的意思。

    还有她和孩子的,仅仅只有两张,一张夹在他随身带的钱包里,一张搁在家里的客厅。别的地方再也没有了,更别说放进这个珍藏盒。

    因为不是最爱,所以逢年过节他回不回来都无所谓,是吗?

    因为不是最爱,接任务出去完全没有后顾之忧,是吗?

    因为不是最爱,平时打电话回来也不过交代一两句就挂了,因为她和孩子不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人,是吗?

    种种负面的猜测在午夜发酵,让周冰陷入痛苦之中。

    “为什么不问问姐夫?”

    “我不敢问。”

    怕支撑的信念崩塌。

    “其实她这些年也不好过,一直没有孩子,不知是谁的问题。又不肯让丈夫领养,婆家可能有些意见,双方很少来往。幸亏她的婆家长年生活在海外,比内地人开明……”

    周冰苦笑着,拍拍自家妹子的手,“小容,听姐的话,找一个爱你的人嫁了,比苦等一个你爱他,他却不爱你的人幸福得多。”

    周小容笑了笑,继续沉默。

    大家价值观不同,没什么好说的。

    她只想找一份至纯至真的爱情,世俗人眼里的幸福与她何干?她认为值得,等一辈子都无怨无悔。(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