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现言 > 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第685回
    至于董敏敏,是秋宝和许美佳在电梯碰见她的,非常意外。

    许美佳的要求是能见亲人一面,跟亲人说几句话。而董敏敏,她来找秋宝的原因是,想再一次重生。

    上次为了完成任务附在吴宝身上,原以为捡到宝了,结果是一具破烂货(她认为)。后来,实在受不了跑去跳河,结果被魔女连身带魂一起吞了,心有余悸,不敢再任性。

    这次过来是想求秋宝和候杉念在旧日情分,帮她找一户清清白白的,父母双全,家境至少小康水平又面临死亡的健康身体。

    “你没机会了,别再浪费时间。”子桑从书房出来,态度十分冷淡。

    她把重生当成大白菜了,想要就要,想扔就扔。

    董敏敏一身戾气,倏地站起,“为什么?!”手一指秋宝,“就因为我不是她,所以你这么对我?”

    她怕秋宝,但不怕子桑。

    她心里一直认为是候杉辜负她的一番情意,才导致自己今天的结局。

    是他欠她的,必须还她一个美丽人生。

    之前在秋宝跟前沉默是金是为了拖延时间,如今有他在……她无比坚信,只要他在,秋宝不敢对她怎么样。

    不料,子桑还没回话,客厅外传来一阵铁链子的声响。

    不等董敏敏回过神来,颈脖中间咻地穿过一条黝黑的铁链子,一股冰凉的气息深入骨髓,令她全身僵硬无法动弹。

    “董敏敏,你时候到了,跟我走。”露台外边的黑暗中传来一声暴喝
穿越女扮男装之银月公子

    客厅没人,链子从露台外边射进来。

    话毕,链子被人用力一扯,发不出声音的董敏敏一脸绝望被扯了出去,死命伸长双手向客厅里的人求救。

    没人会救她,主动放弃生命的人得不到救赎,何况她还放弃了两次,早该下去依法处置。

    “你叫他们来的?”秋宝略感讶异。

    子桑点点头,“没空听她胡搅蛮缠。”不讲理的人,何必废话。

    “可事情还没搞清楚……”秋宝想问清楚再处置。

    “我问过了,”子桑在两人对面坐下,“百了大师说,这次死的人太多,上苍感念,与西天出手帮了大家一个忙,让无辜之人的灵魂复活。”

    有代价的,据说上边有能人散去仙骨灵气,宁舍弃一身功德救助亡魂。

    亡魂苏醒时,正是他们入世重新修行的时候。

    当然,灵魂复活的只有人,魔女没戏。

    没戏就好,秋宝松了一口气。

    上次幸好有红狐顶锅,不然的话,让魔女祭旗自己还不知发生什么事呢。

    魔女是罪恶的化身,那颗幽冥珠是欲念之源。就算凶戾煞气被天罡罩净化,恶念无法根除也是没用,她进入旗子等于回到地狱,秒杀群鬼。

    业力惊人,能量同样惊人。

    五毒神旗能吸收庞大的能量,关键是旗主能否控制好相对成长的欲.念,这才是最重要的。古往今来,多少牛叉哄哄的旗主被成功祭旗?与其冒险吞噬邪念,不如安分守己慢慢修炼来得安全。

    关小黑屋时的情形她记忆犹新,本想和五毒神旗联手破开遥天阁,却发现五把旗子里已有四位祭旗的旗主与旗合一,还剩一把赤旗空着……她不想当神旗,哪怕她是实力最高的一位。

    “至于你……”子桑瞟了许美佳一眼。

    许美佳被刚才的一幕吓得直哆嗦,见秋宝和子桑向自己望来,立马接受现实,身子坐直,半举双手表示投降。

    “别套我,我自己走。”

    穿喉而过实在太吓人了,瞧刚才那女的痛得五官扭曲,有损形象。

    子桑微笑了下,望向他家小青梅。

    “我跟冥界沟通过,她落在你手上,你想怎样都可以。”

    秋宝眉一挑,“哦?”秒懂。

    但许美佳不懂,她见两人神情诡异,不由得起身向露台外边退,神色谨慎。

    “你们想干什么?”

    秋宝没理她,反问子桑,“她的骨灰埋了吧?挖出来好像不太好,再说,咱跟许家人又不熟怎么开口?不如让她投胎重新做人算了,何必麻烦?”

    子桑听罢,深以为然
溺宠毒医王妃

    小青梅说得有理,救之前要搞很多手续,救了之后一样有无数后续要跟,挺麻烦的。

    既然许美佳和她的家人已经接受事实,那就……

    “等等!”许美佳总算听出一点苗头来,不太敢相信地迅速回到位置坐好,“你俩什么意思?”

    秋宝拿过一个抱枕,盘腿坐好。

    “小美,你是想重新做人,还是做回原来的人?”

    重新做人?做回原来的人?

    许美佳的脑子当机一会儿,明白过来时,瞬间泪奔,泣不成声:“我爸妈就我一个孩子,当黑户我也愿意……”

    好歹朋友一场,她有今天或多或少受夫妻俩的连累,帮一下无可厚非。

    既然她想做回许美佳,子桑派人找赵一达一同去许家进行交涉。

    让化灰的人复活,别说许家人不信,赵一达也是半信半疑。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没个合理的借口人家当你神经病。

    所以,子桑派去的人说,有一位百年难遇的高人路过,他懂得相关方面的法术,答应的原因是卖子桑家一个人情。

    条件是,在特定时间与地点执行,不许围观。

    信不信随意,做不做随你,不强求。

    赵一达深表怀疑,诸多顾虑,怕再发生之前的诡异事件,力劝许家二老三思。

    二老思女情切,虽觉不可思议,仍然点头希望一试。

    首先,他们挑了一个晚上,悄悄去墓地把许美佳的骨灰挖出来。

    又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一个地处偏僻鲜少人烟到达的郊外。一圈白布隔开众人视线,透过里边的火光可以看见巫师、神棍们在跳大神,撒香灰等热闹非常。

    一缕轻烟飘落中间,凝聚成人,高举一把阴阳扇,轻轻地往中间的木板上扇了两下。

    半晌之后,原本摆放在木板上的骨灰逐渐恢复人形,缓缓地,神情呆滞地坐起来,吓得外边的人目瞪口呆中……

    许美佳复活了,不是黑户,取名许蕾。

    怕引起外人怀疑,许家搬离安平市,回许家祖上的村镇落户。他们对外有一套说辞,说她是许美佳多年前失散的孪生妹妹。天怜老人无所依,让他们找回失散多年的小女儿。

    如果没人发现,那就什么都不必说了。

    反正,许美佳的灵魂苏醒后、复活前的那段记忆没了。而那位百年难遇的高人,再一次消失在人海里,无从寻觅。

    而秋宝、子桑一如既往,平时各有各忙。

    闲时走朋访友,譬如今夜下一次安水河,明日去神女峰走一趟,假期到海外探望一番,日子乐得自在清闲。(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