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第四十五章 春梦无边,别样艳。

绣色可餐 第四十五章 春梦无边,别样艳。

    楚瑜看了金姑姑一眼,见她神色淡然,但是手平放在膝头,小指微曲,而原本高高鼓起的太阳穴也鼓了起来。

    分明就是……

    她不禁微微挑眉:“姑姑,这是准备一言不合,就取我性命么?”

    背上的秘密……呵呵,看来金曜已经把他的猜测告知了金姑姑。

    金姑姑慢条斯理地笑了笑:“小姑娘,有没有告诉过你,太聪明的女子容易年寿不永。”

    楚瑜眼角微微一跳,垂下大眼,慢悠悠地道:“当然有,不过那人的下场有点悲惨。”

    “哦,怎么个悲惨法,老身倒是想领教领教。”金姑姑不以为然,只以为楚瑜在挑衅。

    楚瑜轻叹了一声:“金姑姑,你不会想知道的,何况我问你三爷的事情,并不是为了要害他。”

    光风霁月,谪仙神仙大魔王变成了个傻子,黏着原本要杀的人叫娘要奶喝算不算很悲惨?

    金姑姑只当她在嘴犟,并不往心里去,只轻笑:“原来我竟不知道楚姑娘如此大度,会为令你失去自由的三爷担忧?”

    楚瑜只淡淡地道:“现在他不是你们的三爷,只是视我如至亲,不惜身受重伤也要救我性命的楚仙仙,我担心他是很正常的。”

    金姑姑并不说话,只是精光四射的双面定定地睨着她,似在判断她说话的真假。

    楚瑜也不理会她,一边伸手替琴笙将被角掖好,一边道:“他今晚的模样分明像是被过去什么事情魇着了,全不像之前模样,仿佛随时会大开杀戒。”

    金姑姑脸色微变,却继续沉默着。

    楚瑜也不着急,目光落在琴笙因为失血而显得苍白的精致面容上:“仙仙定有心魔,若不是后来霍家姐妹出现带来的意外,只怕连你们也未必能让他清醒,事情会变得不可收拾,你若不告诉我原因,我担忧自己日后会无意再刺激他心中不该触及之处,再激出他心魔。”

    其实之前她就怀疑过琴笙有些不对劲——他那么固执地认定张开眼看见的她就是他的亲人到底是为什么?

    再加上今夜那偏执到阴怖的模样,全不似平日里的漠然清冷,分明就是她的逃跑和黑衣人的挑衅无意触发了他心中最黑暗的一面。

    金姑姑神色阴晴不定,目光在楚瑜脸上转了一个来回,最后停在琴笙握住楚瑜的手上,随后老僧入定一般,久久不动
命格——云之末端

    楚瑜看了金姑姑一眼,眼底幽光微闪,也不着急,只靠在琴笙床边慢悠悠地闭目养神。

    她当衙役这些年,学了不少东西,在某些事情上一向很有耐心。

    如同审案,比如有些事,该说话的人,时候到了,一定会张口。

    ……

    时光慢慢流逝……

    就在她几乎快要睡着的时候,一道喑哑的中年女音忽然如鬼魅一般响起。

    “主上,年少之时,他的母亲就去了,去得很惨烈,主上很挂念夫人,你若是不想莫名其妙地没了性命,就好好地在主上醒来前当你的小姑姑,不要再生幺蛾子,待主上恢复了,我或可向主上求下保你一条命。”

    楚瑜梭然睁眼,房间内已经空无一人,而手边的桌面上却多了一碗热气蒸腾的馄饨。

    一点烛火轻轻跳动着,倒映出满室明暗不定的幽影。

    楚瑜看着那烛火片刻,随后似笑非笑地弯了下大眼睛,用没被琴笙抓住的手拿着勺儿愉快地吃起馄饨来。

    若只是仙仙的母亲去得很惨烈,那他念叨什么‘不要我’呢?

    但她相信金姑姑说的是实话,琴笙的异常与他的亲人有关,只是金姑姑这实话没有说完罢了。

    不过她的目的已经达到,金姑姑被她乱了心神,没有再继续追问她背上的秘密。

    虽然她并不以为金姑姑会放弃探查,但至少给了她想退路的时间。

    ……

    至于不生幺蛾子……

    她可没答应。

    楚瑜吃完最后一颗馄饨,打了个饱嗝,瞅瞅床上脸色苍白的睡美人似没有醒来的迹象,也没有松开她的迹象,她沉默了一会,便开始自顾自地脱了鞋子,除掉外衣和裙子,往床上爬。

    待她掀琴笙被子的时候,房梁上忽然传来一道似忍耐了很久的尖细怒音:“夭寿哦,你这条咸鱼想对主上干什么。”

    楚瑜掀了眼皮看了眼房梁上不知什么时候多的人影,面无表情地道:“干什么?总之不干你,还是你要下来一起睡?”

    说着,她就掀了琴笙的被子,钻了进去。

    楚瑜眯起眼,自动在柔软的大床上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又团了自己的衣服当垫背,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幸好仙仙左手死拽着的是她的右手,要不这么睡着的姿态一定别扭又难受。

    “歹势,谁要和你一起睡……你这条咸鱼真不知羞耻,人家可是清清白白的一个少年郎,哼,才不给你睡,哎……你怎么可以睡人家的主上,你这条咸鱼快点起来……。”房梁上传来水曜羞耻又火大的尖细声音,偏他怕惊扰了琴笙,又不敢大骂。

    伴着水曜碎碎念,嗅闻着琴笙身上熟悉的草木清水香,楚瑜却很快地进入了梦乡,毕竟跑路这些日子风声鹤唳,她没有一日是能好好睡一觉的
妖后伤城之灰飞烟灭

    ……

    夜色沉沉,烛光幽渺。

    一夜沉眠,相对无梦。

    ……

    楚瑜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这一觉睡得通体舒泰,隐约地觉得膀胱鼓胀,尿意隐隐却仍不想起。

    更何况到了似醒非醒间,她发了美梦——

    自己骑着一头牛慢悠悠地在美丽的紫竹林间晃悠,却忽闻有滴答水声,她循声望去,陡见天池边仙气飘飘,有七名着彩衣、戴宝冠,俊美无畴的上仙美男踏云而来,随后宽衣解带,仙气飘飘的入池间沐浴净身。

    一件件的仙袍落下,但见美人如玉,一个个性感腹肌胸肌晃得人眼晕,更有猿臂蜂腰,宽肩撅臀,长腿秀如林……

    怎一个*能形容。

    她敏捷利落地翻身躲在牛背后,呆愣愣地偷窥着池间美景,顺带抹了一把*辣欲流鼻血的鼻尖,场面太过刺激,男体太过性感,直让她头晕眼花。

    老牛见她春心荡漾,忽然嚼着草开口嘟哝:“上仙们每天都在这里沐浴,里头最漂亮那个穿白衣的叫七上仙,是天帝最疼爱的皇子,你只要偷走他的亵裤藏起来,他就没法回天界,然后你就可以把他压倒,先OO后XX,歹势咧……。”

    楚瑜看着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自己手里精致的白色亵裤,发呆,隐约觉得这戏码咋那么眼熟呢?

    她还没想明白,老牛在她耳边念念叨叨的声音却愈发大了起来,如苍蝇在耳边盘旋,念叨得愈发让人头疼。

    楚瑜忍不住一挥手,猛地坐起来不耐地吼了一嗓子:“别念了,再念本姑娘尿都要出来了!”

    瞬间,耳边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世界清静了。

    楚瑜不情不愿地睁开惺忪睡眼,看着自己眼前精致的绣飞云海水锦缎被面,青色床账,有些恍惚——哦,原来是做梦。

    就说嘛,这种看见一群美男沐浴的好事儿,还扑倒神仙美男扛回房的事儿怎么会轮到她这小捕快。

    上回和几个女商去小倌馆里招个相貌清秀的小倌来陪酒都得两吊钱呢。

    “哈欠!”她打了个哈欠,捂住膀胱鼓胀的小肚子慢吞吞地下床穿鞋,却不想一转头忽觉得眼前水烟晃动,她梭然瞪大眼——

    房间里,七名只着各色宽松长袍,露着性感白花花的胸膛、六块腹肌,长袍下长腿隐约可见,或冷酷、或俊美、或清纯……风格迥异的美男正齐齐转脸直勾勾地盯着她。

    春色无边,别样艳。

    ------题外话------

    哈哈哈哈,看你们吓得~

    虽然我是男主的后妈,但是古文我还是很坚持一个男主的原则的,哈哈哈哈,我也不想被笙宝宝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