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第四十二章 为什么不要我?
    天地无光,草木变色,空气里瑟瑟之声大作,浓烈的杀气如水一般覆盖过来,逼得人只觉得难以呼吸。

    “卧槽!”楚瑜被黑衣人带着漫天飞,翻滚打转,却还是避不开那些四射罡气,身上的衣衫破了好几道口子,头发也早散了,皮肤也生疼。

    倒是黑衣人一直闪转腾挪,没让琴笙指尖那些透明又诡异的细丝抓着她,可对方动作颇为粗鲁,全不在乎会不会伤了她。

    她死死地揪住黑衣的领口,只觉得眼冒金星,差一点就要掉下去。

    她却不能开口骂娘,因为她清晰地闻见护着自己的黑衣人身上开始散发出淡淡的血腥味。

    “呼……呵呵,你这侄儿……好俊的功夫呢,就是比本公子差那么点。”男人原先平静的声音里带上了低低地喘息。

    听着他呼吸渐渐不稳,却还在自己耳边调笑的声音,楚瑜心头冒出一点愧疚来。

    琴笙的武艺修为绝非只是一个‘俊’字能形容,如今似彻底被激怒的他,杀气让他容色艳得惊心动魄,铺天盖地的杀气让人恐惧。

    这才是真正的琴三爷罢……

    而这个出现在义庄的黑衣人不管到底是巧合,还是另有目的,都算被她连累了。

    她咬了咬唇,迟疑道:“你……要不要把我放下?”

    虽然不知道黑衣人的武艺如何,但是至少他现在还能撑着,说明他至少在琴笙手下还有自保之力,如果放下她,也许他就能逃走。

    双拳难敌四手,琴笙既然出现了,曜司的人一定很快就会追上来,琴笙在这里,她还有生机,但到时候这‘路人甲’就真的死定了!

    黑衣人抬手一抖,手里闪出一把袖底剑来猛地一挑,挡住琴笙指尖罡气四射的夺命长丝,丹凤眼一片冰寒,却喘息着在她耳边低笑:“有趣,方才是谁死死扒了本公子的裤子都不放手,如今又要本公子放下你,果然是个难伺候的小娇娘。”

    男子喘息着的热气透过他的面纱喷到她耳边,诡谲又暧昧,让楚瑜忍不住一颤,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翻了个大白眼,冷笑:“不识好人心,还是你真不怕死!”

    这时候还有空调戏她!

    两人看似‘亲昵’的交谈,让琴笙原本猩红的妙目愈发猩红,但面容却越发平静。

    他垂下眸子,忽然低低地道:“小姑姑……。”

    他的声音幽幽淡淡,让楚瑜一下子背脊微寒,下意识地抓紧了黑衣人的衣襟,看向琴笙,却见他长袖忽然一收,狂风顿止,那些无所不在夺人性命的长丝也瞬间消散无形,竟似打算停手的模样。

    她心中却莫名地有点不详的预感:“仙仙,你……。”

    她正试图劝一劝琴笙,却忽见身边的黑衣人一边狼狈地擦着脸颊上的血,一边似笑非笑地挑衅:“不打了么,那你可爱的小姑姑就归我了?”

    楚瑜分明感觉他话一落,琴笙身边的空气瞬间凝滞,仿佛寒冬再临。

    她到底见识了绝顶高手,化气为形的本事,寒意携带着片片冰凌从他身上刺来,让人呼吸都不顺畅,皮肤刮刺得生疼,杀气如水,铺天盖地
穿越之爱贪小便宜

    琴笙忽然优雅地抬手,一把修长,薄如蝉翼却泛着诡异红光的长剑从他袖间缓缓伸出,他垂着琥珀眸,让人看不清他眼底的神情:“为什么要骗我,小姑姑?”

    月色幽幽,风声簌簌,有人他幽幽地叹息,声音温柔到让人毛骨悚然。

    楚瑜目光触及那把剑的瞬间,瞳孔陡然紧缩,眼前闪过自己几乎丧命大火狰狞那夜,嗜血长剑下一片尸山血湖,有魔悠悠笑问她——你想怎么死?

    “……。”楚瑜浑身僵硬,一把死死抓住身边的黑衣人,厉声道:“危险,逃,快逃!”

    仙仙,不,琴笙动了真怒与杀意!

    但身边的黑衣人虽然感觉到楚瑜的恐惧,却并不以为然,他弯起狭长的丹凤眼,恣意一笑:“啧,天仙化魔,有趣,不若我来试着收一收。”

    说罢,他忽然唇间呢喃轻语,似诵咒语,手腕一翻,一把细长雪亮,泛着寒光的长刀瞬间出现在他手中,与此同时,黑衣人一把将楚瑜如货物般夹在要腋下,曲膝一弹三丈高,身形暴起,长刀卷着森然锐气就向琴笙劈砍了下去。

    “喝,妖魔,看我劈月流光斩——!”

    楚瑜目瞪口呆之后,泪流满面地死死拽着黑衣人的腰带避免自己掉下去树——妈勒个鸡,她这辈子干过最缺德的事儿不就是偷看了下美男洗澡,也没造了什么孽啊!

    怎么老遇到脑回路神奇的疯子!

    一个仙仙就算了,还有一个以为自己在跳大神收妖的路人甲!

    不过楚瑜并没为自己的处境哀悼太久,在天旋地转间,她清晰地听见耳边风声呼呼作响,金戈交织之声叮当刺耳。

    随后夹住自己的黑衣人剧烈地颤动,身形一下子弹射开,连带着她都跟着一下子狠狠地跌落在地。

    “唔!”黑衣人闷哼一声,浑身僵硬,却还抓着她的腰带并不放手,所以她虽也跟着他从树梢掉下来,但有了黑衣人这个人肉垫子的做缓冲,她倒是没什么事。

    他穿着黑袍子,看不见伤处,但楚瑜却闻见了他身上那血腥味又浓郁了,赶紧从他身上爬起来,蹲在一边瞅着他唉声叹气:“喂,你还行么?”

    瞅瞅,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

    “不太好,大概断了两根肋骨,背上被劈了一剑。”黑衣人一边咳嗽,一边捂住自己胸口踉踉跄跄地晃起来,却不忘懒洋洋地低哼:“非我修为不济,只是带着你这么个累赘碍手碍脚,你赶紧自行逃命去罢,我是没法子带你走了。”

    楚瑜勉力扶起他,怒极反笑:“是哪个蠢物不自量力要冲上去的……。”

    她早说过要逃了,刚才还有一线生机,现在可好……

    谁都走不了!

    她低头看着自己身后越来越越清晰的高挑优美的阴影,一点点将她的身形覆盖,仿佛在拥抱着她一般
穿越之今生缘上

    这一刻,楚瑜心神有些恍惚,莫名生出她一生都逃不出那无边无际的影渊的错觉。

    她看着自己面前明显勉力支撑着的黑衣人,暗自叹了一声,认命地慢吞吞地转身,却不敢看他,目光只停在他手中那把猩红诡异的精致长剑上。

    “为什么呢,小姑姑,为什么要骗我?”琴笙冰凉幽柔的声音在楚瑜头顶响起,带着让人悚然的温柔。

    杀气渐凝。

    楚瑜只觉得漫天森寒的凉气儿,慢慢地攀爬上她的脊背。

    她一咬牙,终于梭然抬头:“你要杀我么?”

    在看见琴笙的眸子后,不禁一惊:“仙仙,你这是……怎么了!”

    他手中猩红的长剑红得妖异非常,而他眼线上挑如墨勾的漂亮琥珀眸里一片混沌,毫无焦距,精致的眼角猩红,满满黑暗暴戾的杀气,让天地为之变色。

    ……

    他怎么了?

    他……真的要杀了她么?!

    楚瑜只觉得心头发凉,亦瞬间警惕到极致,手腕悄悄翻转,那里有霍家姐妹给她暗藏的防身西域毒针,能瞬间放倒一头熊。

    草木无声,暗夜寂寂,空气仿佛越来越冷。

    他对着楚瑜低声轻问,但楚瑜却清楚地感觉到他并没有在看自己,他似在求一个答案,却又仿佛在自嘲,沉浸在一个她并不了解的遥远的世界里。

    “为什么……?”

    为什么要骗我呢?

    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骗我!

    琴笙抬起未拿剑的手,抚上楚瑜僵木的脸颊,微微猩红的精致琥珀眸里一片迷离雾气,妖异惑人,他轻声低语:“为什么呢,连你也骗我,你也不要我……。”

    他冰凉的指尖慢慢下滑,穿透楚瑜的衣襟与肚兜,毫无顾忌地搁在她的柔软左胸口。

    “你的心在哪里,为什么我摸不到?”

    楚瑜窒了窒,胸口软热桃儿被他冰冷的长指这么一覆,冻得她透心凉,直哆嗦,却不敢动弹。

    面前的人,分明似被魇着了,不太正常,更不能刺激。

    谁也不知道有什么后果。

    她僵着脸,拉开个难看的笑:“呵呵……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哦呵呵呵……。”

    ------题外话------

    哦,嗯,那啥,望天。

    觉得这场景熟不?

    笙宝宝:“小姑姑……你为什么不要我啊,你不要我,我就把……桃子拿走,哼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