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第四十一章 宝宝黑化
    “主上……那个妖女,不能留!”金曜闭了闭眼,咬牙苦笑。

    他不想看见自己英明一世的主上,被一个妖女蛊惑!

    话音未落,一阵锐利的剧痛几乎瞬间让他透不过气来,桃花眼梭然不受控制地暴睁,两道血线顺着他漂亮的眼角缓缓淌下。

    “呜……唔……
绝世狂后——凤临天下。”他痛苦地张着嘴,仿佛竭力地呼吸着,嘶鸣着,却发不出一点完整的声音。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他的脖子,但是琴笙的手却从他的下颌上慢慢地拢回了袖中,他幽潋如雾的琥珀眸静静地睨着痛苦的金曜,唇角浮现出一点无奈的笑,似在看一个闹脾气的孩子一般。

    只是此刻,他的无奈凉薄得令人悚然。

    周围所有戴着面具的青衣人都齐齐刷刷地跪下:“主上,属下知罪!”

    说罢,竟梭然抬手,袖中短刃出鞘,翻手就毫不犹豫地刺入自己肩头。

    “噗嗤!”血光四溅!

    空气里弥散开浓郁的血腥味,却并无人吭一声,无人动容,仿佛这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

    霍家姐妹惊愕地瞪大了眼,忍不住低呼:“啊——!”

    暗夜迷离,草木萋萋,空气凝重血腥,如蒙上艳烈猩纱,她们看着原先夺命杀神这一刻,痛苦挣扎如困兽。

    琴笙垂着眸,看着自己莹白如玉的指尖,悠悠道:“小姑姑说过,诓人不是好孩子。”

    不是好孩子,不配得到疼爱,所以……

    去死最合适了。

    ……

    他微微一笑,很满意自己的答案。

    无人看见他若琥珀色的眸里一片幽幽混沌,不复清明。

    霍家姐妹脸色惨白,慢慢地后退,这是第一次,她们看见姿容顶尖,温柔如水的男人,却只想——逃。

    是谁,以温柔姿态,诛心?

    ……

    “主上!”

    一道中年女子低沉又焦灼的声音在空旷的夜晚中响起。

    琴笙淡漠地抬眼,看向远处领着大批人马赶来的金姑姑,弯起唇角,温柔一笑:“金姑姑,你看见我的小姑姑了么?”

    金姑姑闻言,看着现场肩头一片猩红,跪了一地的青衣人,并着七窍流血眼看就要不行了的金曜……

    她喉咙一梗,梭然跪下,神色肃然:“请主上责罚,是属下驭人不严,这就将金曜带回刑司处置。”

    曜司众人齐齐跪下:“属下等知罪。”

    琴笙并不说话,只是眸光淡冷了下去。

    时间一秒,如万年。

    所有人都在金曜那痛苦的悲鸣挣扎的声音里僵如木石。

    不知过了多久,寒风瑟瑟,金曜已经不再挣扎。

    琴笙方才淡淡地道:“金姑姑,虽然我不记得很多事,但却记得曜司只因为我的意志才存在
风云红颜之帝师如此多娇。”

    “是,曜司所有皆以主上的意志而存在。”金姑姑如蒙大赦,深深地叩拜了下去。

    而风里,那抹白影悄无踪影,如雾气一般消散在众人前。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而霍家姐妹互看一眼,也悄无声息地离开。

    金姑姑出了一身寒毛汗,揉了揉眉心,叹了一声:“把金曜带回去,让老金看看还能救么,还有……。”

    她看了眼霍家姐妹离开的方向,神色郁结而阴冷地道:“去盯着天山魔女姐妹,她们必定是去寻楚瑜那丫头了。”

    若是还是清醒的主上,违逆主上若此的金曜怕是早没了命,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感谢楚瑜。

    但若不是她,主上又怎么会变成……今天的样子?

    唉,一个两个都不是省心的。

    “是。”有青影微晃,瞬间消失。

    ……

    风声渐起,枝叶晃荡,黑暗中似有阴霾的烟尘挥之不去,无法摆脱。

    楚瑜虽然没有内力,却能感觉到莫名地紧张,她下意识地抓紧了‘路人甲’的衣领。

    “你是打算勒死我么?”‘路人甲’低低地在她耳边道,带着点妖异的丹凤眼垂下来,看了眼怀里的少女。

    楚瑜有点焦躁和不耐地嘀咕:“你跑快点!”

    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很不安,却又不明白那种不安来自哪里。

    ‘路人甲’冷哼:“你还真把我当成坐骑……。”

    话音未落,他梭然一个翻身,瞬间从树梢上一下子往地面滚落,与此同时,毫无防备的楚瑜一下子就被甩了出去。

    或者说……

    也不能说全无防备。

    “唔……!”‘路人甲’瞬间感觉腰间一凉,他一低头,大惊失色——他的裤腰不知什么时候有一半捆上了楚瑜的腰,若他不想空中遛鸟,就得……

    黑衣人眸光变了几变,足尖一点,半空中硬生生地折腰翻身,长臂一伸将甩出去的楚瑜一把给捞了回来。

    “嘿嘿,怎么着,你不是能吗,怎么不变只蹿天猴上天呢?”楚瑜扒拉了一把刚才被扔出去时沾了满头的碎叶细枝,对黑衣人笑得有点狰狞。

    娘的,她就知道‘路人甲’这混账会下黑手扔了她!

    黑衣人妖娆单凤目盯着楚瑜,闪过异样的阴沉,怒极反笑,抬手就向她喉间抓去:“呵,你……。”

    但下一刻,他梭然抬头,眯起眸子看向不远处:“你这丫头到底惹了什么不该惹的,竟连我都没法子甩脱。”

    楚瑜只觉得脑后一凉,随后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淡淡地道:“惹了不该惹的大仙儿
夏舞秋池。”

    ……

    “小姑姑……。”男子幽幽如清泉的声音异常的悦耳,让人听得不真切,似在遥远的山涧,又似在耳边呢喃回。

    “仙仙。”楚瑜转过脸,看向从黑暗林间站着的人,冰冷的月光落在他无双容颜与白衣上,他整个人似笼在迷离的月色中,如幻似影,不似真人。

    但她知道,他,来了。

    “果然是个仙儿。”黑衣人丹凤眼微微眯起,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眸光,只似笑非笑地轻道。

    “小姑姑,我在花田边等你等了很久,为何不来?”琴笙眸色如水,静静地看着她问。

    楚瑜看着他温柔如常的神色,莫名地有些心疼,却还是冷淡地道:“我不是你的小姑姑,我说过很多次了。”

    ‘路人甲’微微挑眉,目光扫过两人,并不做声,只眼底闪过诡异的幽光。

    琴笙却似没有听见她说的话,只向她伸出手,温声道:“姑姑,夜寒天长,仔细着凉,跟我回去罢。”

    他的声音里隐约可见一丝让人不忍拒绝的祈求。

    楚瑜沉默了一会,神色疏远而淡漠:“仙仙,金曜说得对,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的世界容忍不了我的存在,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今日离开对你我都好,你回去罢。”

    若非那个大火之夜,世上不会有楚仙仙这个人,琴三爷那样的人也不会与她这样的平民有所交集。

    桥归桥,路归路。

    从此,殊途不归。

    “小姑姑说的东西太复杂,我不明白。”琴笙垂下如扇睫羽,唇角翘起一丝虚无缥缈的笑容。

    他梭然抬袖,漠然朝着黑衣人一卷:“我只明白,你答应过我,永远不会离开我,会抱着的人也只有我!”

    他语音才落,一直安静沉默不知在想什么的黑衣人瞬间眸色一变,全身肌肉紧绷,即刻一把抱起楚瑜就地几个大翻滚,避开琴笙抬袖间暴袭而来浩瀚罡风。

    “把小姑姑还给我——!”琴笙一字一顿地道,梭然抬起的琥珀眸里染满令人心惊的狂暴猩红杀气,让他原本出尘脱俗五官生出一种狰狞的艳丽来。

    他幽柔的声音也不再温柔,似水凝冰锋,寒意铮铮,尖利而如刀,伴着指尖无数细长夺命的无色长丝瞬间卷黑衣人和楚瑜。

    ------题外话------

    笙宝宝发飙黑化了==哦哦哦哦哦~抢宝宝的宝贝的人,都要死哟!

    顺便哪说一下,因为每天私信我的妹纸求老文番外的妹纸们实在太多,二悠还是再次说明一下,给出的福利和文章番外剧场都是给连载期不懈追文跟订甚至还一直给我打赏的正版姑娘的馈赠,因为我自己也追文,我知道追文有多辛苦,算是促销福利,而在新文上架之后这些老文的额外福利番外全部下架,跟我两年的妹纸们应该知道的,这些番外福利大家可看可不看,但是促销期过了,就木有了,这个也是没办法的呀,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