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第三十八章 欺骗本宝宝的人,都要死呢

绣色可餐 第三十八章 欺骗本宝宝的人,都要死呢

    几个琴学学生笑嘻嘻地凑近琴笙的身后,打头的就是伤势刚好些的大元,这一次他身边没有再带上二元、三元,二元被伤了命根子,三元陪着他回了家里养伤,他却不肯回去。

    这会子,大元看着琴笙,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笑得一脸不怀好意:“喂,楚神仙,听说你在找你姑姑?”

    楚瑜失踪的事情,在有心人眼里如何能瞒得住,此时琴学里众说纷纭。

    琴笙微微侧脸看向他们,淡淡问:“你们知道小姑姑在哪?”

    他侧脸的时候,微微露出半张细白如玉的面容。

    站了一夜,岚烟雾水染了他的眉梢发鬓,白袍潮润,湿润的细碎发丝勾勒出他玉白精致的侧颜,而薄唇因染了太多晨露,反显出点原来微红清润的颜色来,他整个人似笼在一团清云浅雾间,让人看得不真切。

    众学生们呆呆地看着他,莫名地咽了下口水,心跳失速。

    明明很平常瘦弱的病痨子,却不知为何此刻看起来……美得不可方物。

    “咳咳。”还是为首的大元先反应过来,瞪着琴笙,眼底闪过嫉恨之色:“没错,我知道她在哪里,跟我们去不?”

    琴笙淡淡地颔首:“好。”

    大元眼里闪过得意之色。

    楚瑜那小贱人诡计百出,也不知道用什么法子连宁侯世子都收拾了,但她如今不在,他就不信他们还收拾不了一个傻子,今儿他非得好好帮二元和云轻出口恶气!

    说罢,他向花田的另外一头的原先堆放农具的房间一指:“她就在那里,敢跟我们去么!”

    琴笙并不多言,径自向那房间而去。

    大元立刻跟了过去,其余的跟班互看一眼,也立刻跟了过去。

    待到了那房门前,见琴笙毫不犹豫地伸手去推门,大元眼底闪过一丝恶狠狠的得色。

    房内空无一人,但是推门刹那,却有一片白色的烟气儿从房门上扑下来。

    “小姑姑……。”琴笙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声音瞬间低落下去,他转身静静地看向大元:“她不在这里,为何诓我?。”

    他的声音很淡然,淡然得让大元莫名其妙地生出一丝惧意来。

    “对就是骗你这傻子怎么样!”他转头恶狠狠地下令道:“他现在中了蒙汗药,给我揍这傻子,揍完了扔粪沟里去,我看他还怎么装仙!”

    男人的嫉妒心也是很可怕的。

    倒是他身边的的人有些莫名其妙地犹豫起来:“这楚神仙是个傻子,事也不是他惹的,我看要不……。”

    大元恶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压低了声音怒道:“没出息的东西,一个生得好看点的傻子,而且还是个男人,竟能把你们蛊惑得晕头转向的,揍完了随便你们玩,反正他是个傻子,又不会说出去
长刺女王,谁敢碰!”

    大元民风开放,贵族子弟间,狎玩美貌侍童和小倌并不是什么出奇之事。

    何况是一个漂亮的傻子,没有人会相信傻子的话。

    大元的话让原本还犹豫的几个琴学的学生们互看一眼,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琴笙精致的唇和他修束柔韧的腰肢上,顿时咽了咽口水,慢慢地向琴笙逼了过去,口里还调笑:“仙仙,你乖一点啊,哥哥们会很温柔的。”

    只是一直不为所动的琴笙却忽然垂下了眸子,轻叹:“小姑姑说了,诓人是不对的。”

    ……

    金曜和火曜并不知道房间里发生了什么,房间里也没有半点人声,只是自家主子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他身上并没有沾染半点血色,只是整个人像笼在一团冰气中一般,让人不敢靠近。

    金曜上前低声道:“主上,我们已经追踪到一些线索了,相信两日内就会有楚瑜的消息。”

    琴笙淡淡地道:“下山,我在山下等消息。”

    金曜有些迟疑,但看着琴笙琥珀色的眸子里那一层幽幽雾气,却立刻恭谨地应了:“是。”

    琴笙转身便优雅离开,火曜立刻跟了上去。

    火曜看了眼那房门内,微微一颤——满室血色腥红间,有数只精致的‘人形’花瓶搁置在角落,姿态扭曲却有一种诡谲阴森的美感,无声无息。

    他摇了摇头,低道:“自己作死,不可活,把这里处理干净了。”

    “是。”几道黑影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利落地应是后迅速退下。

    ……

    ……*……*……*……

    两日后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夜里,只有不远处破旧屋檐下两盏白灯笼地晃动着,泛出诡魅的幽光。

    楚瑜屏住呼吸,慢慢地朝那白灯笼处看了看。

    “哎,小丫头,这种全身都包起来的衣衫,难看死了!”霍二娘凑在楚瑜耳根嘀咕,同时很不爽地扭动着自己的水蛇腰,拉扯着自己的衣领,试图把衣领拉大点。

    楚瑜反手一把捂住她的嘴,压低了声音咬牙道:“闭嘴,霍二娘,你就不能安静点,大半夜吓死人了!”

    霍三娘蹲在一边,托着自己的娃娃脸,面无表情地道:“不就是个停尸的义庄么,小姐,你大半夜不睡觉到底来这里要干什么,奸尸么?”

    “闭嘴,否则我就把你们退回幽冥酒庄!”楚瑜揉了揉心,开始怀疑自己花了三分之二的宝石和珠子买来这两个‘保镖’到底是不是个错误。

    霍三娘和霍二娘虽不爽,却瞬间乖巧地闭上了嘴,等着楚瑜发号施令。

    楚瑜却那两只灯笼发呆了许久,才下定决心地道:“咱们进义庄看看
爱卿懒丞相!”

    虽然她知道自己最该做的是逃离云州城,但自己背上的图,还有怪老头临死又给她留下了那句——‘十二里村鬼敲门’的暗语,却让她夜不能寐。

    她不知道曜司的能耐极限在哪里,但是看着官军忽然封锁了云州城方圆三十里,就知道曜司的触手伸得比她想得更深更广。

    她需要要知道自己背上的秘密和曜司到底在寻什么的线索,才不至于有一天再次被曜司抓回去后,彻底陷入被动。

    买下霍家姐妹也是这个原因,她身边有人能挡一挡曜司的人。

    如今,她按照老头儿暗语里的线索,找到了云州城南的十二里村,却不想十二里村早就荒废了,夜半三更无人烟,阴森可怖,若不是有霍家姐妹跟着,她也不敢来。

    而……鬼敲门,她只能想到十二里村唯一没有荒废的只有放置尸体的义庄,毕竟也只有义庄才会有鬼敲门寻找自己的尸身。

    线索,也许就在义庄里。

    楚瑜下定了决心,站起来就往那义庄摸了过去,霍家姐妹互看一眼,也跟了上去,不动声色地将楚瑜护在两人中间。

    幽冥酒庄买卖的规矩——主在仆在,主亡,仆亡。

    ……

    “吱呀。”木门发出难听惊悚的声音。

    楚瑜探头一看,见义庄里破破烂烂,四处漏风,只一盏幽幽的长明灯沉沉地在风里晃动着,照见破旧义庄里搁置着的十几具尸体。

    天气虽然寒冷,尸体却已经散发出了令人窒息的难闻气味,鬼气森森。

    她咽了咽口水,示意霍二娘先进去探查,她再跟着后头进入,霍三娘在门外警戒。

    霍二娘却不知为何在进入义庄后,一改之前的轻佻,媚眼里慢慢浮起警惕森冷之色,深深地吸了恶臭之气:“这里,好像有点不对劲。”

    楚瑜早已僵住,瞪大了眼,惊恐地看着右侧前方——那里有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正以一种不似人能做出的诡异姿态慢慢地从霍二娘身后坐了起来。

    ……

    ------题外话------

    九爷如果在现代,应该是长发穿着华丽绣龙长褂,耳坠红宝石珠,喜欢唱昆曲,但枪法无双的香港黑道BOSS,军火商不知道喜欢啥PLAY。

    阿初如果在现代,应该会是娱乐公司的大股东并顶级的娱乐明星,喜欢玩儿摄影机PLAY,艺术家。

    三爷如果在现代,职业大概会是戴着金丝眼镜,一身白袍禁欲系的顶尖外科医生、心理医生,DR。QIN~喜欢玩儿手术台PLAY。

    嗯,感觉他们的个性会从事此类职业,哈哈哈,今天脑洞开得,不知道以此设定搞福利章节,作为2月2的福利给参加首订进群的妹子如何,具体细节我还要和管理们商量。

    笙宝宝温温柔柔地抚摸小花花:“欺负宝宝和骗宝宝的人,都要被杀掉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