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第三十七章 二两人肉

绣色可餐 第三十七章 二两人肉

    幽冥人间,无所不卖

    从顶上吊下来的红色长帘上八个大字被风吹得悠悠晃晃,颇有点鬼气森森的味道
流年度

    楚瑜的目光透过面具顺着那八个字下移,落在房间里,方才忍不住暗自叹息,这才真真叫别有洞天。

    偌大的房间内不见天日,光线幽幽迷迷,分做上下两层,像个食肆又似青楼软红地,几名身姿曼妙的散发东洋歌姬伴着鬼魅的扶桑宫乐起舞,借着蒙昧的光线可见每个角落有模糊不清的人影坐着。

    百金一寸鲛珠纱,西洋水晶琉璃灯,夜明珠镶嵌青玉屏风,暹罗孔雀羽扇壁饰随处可见,白虎皮铺地,桌椅台凳皆为彩贝嵌顶级红木所制——有谁能想到这贫民窟里有这样堪称奢靡之地,不输给乾坤院。

    不过,这里的主人品味还真是有趣,西洋,南洋,东洋……中原内外的好物件都混在一起,却没显得古怪粗俗,反倒是显得别致不俗,充满异域风情。

    楚瑜忍不住赞叹,同时也有点心痒——这么多宝石珍珠,抠下来不知道能卖多少钱。

    嗯,没错,这厮就是个俗货,大俗货。

    坐在楚瑜对面的中年男子早已对自己客人这般惊讶模样习以为常,只含笑伸出一只手搁在楚瑜的面前:“客官想要什么样的人肉,怎么个做法?”

    楚瑜伸出两只手指,在他的手心上一点,然后握住拳轻捶了两下:“二两胸前鲜肉烧,辣椒只管放个够,老太婆不嫌嘴巴辣,越辣越得劲。”

    那中年掌柜微微挑眉,上下打量了下楚瑜:“客官胃口那么大,可知价格不便宜?”

    说着他反手一握,与楚瑜单手交握成拳。

    楚瑜脸色微微凝滞,苦笑:“听说贵酒坊从不讲价。”

    中年掌柜微笑:“没错,幽冥酒坊,只卖天上人间好酒,若姑娘寻酒,量大自然可以便宜些,但下酒菜从不讲价。”

    被对方一眼戳破身份,楚瑜却并不慌张,这幽冥酒坊的人若是连这点眼见力都没有,她还不敢在这里买人肉呢!

    楚瑜沉思片刻,下定了决心,手指收紧握住他的拳:“我也是听说贵酒坊的人肉香料子足,才决心来买肉,只是我出来只带了宝石珍珠,您看可否抵金银?”

    中年掌柜颔首:“当然可以,不知道姑娘什么时候要上菜?”

    楚瑜便干脆地伸手从自己袖子里摸出一只锦囊,往中年掌柜手里一放:“立刻,越快越好。”

    中年掌柜看了看自己锦囊里的珍珠宝石,眼底再次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对着她点点头:“姑娘稍等。”

    随后便提着锦囊离开。

    楚瑜看着他的背影,方才不动声色地松了一口气。

    幽冥酒坊,售尽天下海内各色美酒,却只有江湖人才知道这里还卖——“人肉”。

    只是此人肉,非彼人肉。

    ……

    “俊俏的小哥,是你要买我们姐妹胸前二两肉么
绝代风华之凉薄戾妃。”一道妖娆的女音伴着浓烈惑人的香气瞬间飘来。

    楚瑜才转头,就瞬间眼前一花,肉色滚滚而来,两只肉球瞬间将她的脸给埋了,一只涂满鲜红蔻丹的爪子还按在她后脑上使劲地揉啊揉。

    “人家可不止二两肉呢,嘻嘻嘻嘻。”

    楚瑜:“……。”

    楚瑜感受着积压着自己脸部的‘波涛汹涌’,心头瞬间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呆滞过后,不得不说,她有点小激动,有流鼻血的冲动。

    这辈子,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这么大的胸!!

    但是大胸虽好,可是憋死在女人的胸部里的死法太憋屈,她抬手一边使劲推那没骨头似的女体,一边闷声叫:“放开,我快透不过气了!”

    “哎哟,还害羞呢,姐姐的胸好不好?”头顶上的女人娇笑不已。

    倒是另外一道少女娃娃音冷冰冰地道:“发骚也要看对象,饥不择食到女人你也想上了?”

    “女人?”那娇媚的女音一顿,楚瑜忽然感觉拼命挤压自己脸部的肉球移开了,她立刻大喘气。

    “呼……。”

    楚瑜这才看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两名女子。

    两名女子一高一矮,高的那个竟比原本身量就不矮的楚瑜还高半个头,矮的却只及楚瑜肩膀,一为熟女,一为看起来娃娃脸的稚女,但一眼看去就她只想起两个字——

    香!艳!

    她们头戴红艳长纱,鼻镶金钉,身上穿着只能遮盖胸部的性感小兜儿,披着艳丽的轻纱,下身一条百绦金线石榴裙,只是这石榴裙开了八瓣,皆露出自己的雪白腿儿,晃得人眼晕。

    但两人的五官都颇为深邃,再加上那一身奇异的打扮,楚瑜微微蹙眉:“你们不是中原人。”

    矮个子的小姑娘挑眉,异域口音浓重地发出一声冷笑:“你要买的是人肉,是不是中原人很重要?”

    一边的高个子大胸媚女已经一手叉腰,一脚踏上桌子,一把揪住掌柜的领子破口大骂:“奶奶个熊,你个瓜娃儿,不是说了要将我们这胸前最好的二两肉卖给器大活好的男人么,怎么卖给个小丫头,你叫老娘拿啥泄欲,香蕉还是黄瓜!信不信老娘削你丫的!”

    楚瑜看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眼珠子都满是崇拜——这姐们够辣啊!

    就是这中原话口音……呃……各地口音混杂。

    那中年掌柜差点被勒得一口气上不来,随后赶紧一抓对方的手腕:“霍二娘,霍三娘,你们天山魔女姐妹是第三次被退回来了,前三个主人都被你们折腾得差点精尽人亡,少东家说了事不过三,这一次你们要连女人都把你们退回来,和幽冥酒坊的契约就终结!”

    终结二字让那两个西域媚女皆瞬间一僵。

    身材火辣的霍二娘硬声道:“不行,老娘要肉吃!”

    楚瑜倒是看出点道儿来了,她慢慢眯起大眼儿,兴味盎然看着她们
翻天世子妃

    这就是幽冥酒坊的‘人肉’生意——江湖上唯一生死决断之处,江湖上穷凶极恶,走投无路的江洋大盗都可以来这里卖断性命,了却前生事,哪怕是杀人如麻的恶贼,哪怕灭门血案,前尘往事也必须一笔购销,仇家不得再追杀,否则江湖上必群起攻之。

    但是,更多人宁愿死在仇家手上,也不愿意卖断性命给酒坊。

    只因从卖身那一刻,就要服下决断性命的生死蛊,便再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物件般的奴才,是一团砧板上的待价而沽的‘人肉’。

    你永远不知道酒坊会将你卖给什么人,买主的话必须遵从,哪怕让你天仙侠女去做皮肉生意,或者活剥了你的皮都不得违抗。

    若有违逆,胆敢对主人动手,下场便是万蛊穿心,生不如死,并且与幽冥酒坊的契约也从此结束,同时江湖追杀令启动,终尔一生,不死不休。

    ……

    江湖与官府素有默契,官府有官府的律法,江湖有江湖的规矩。

    若非云州地处海陆交通枢纽,楚瑜又身为云州捕快,也不会知道这样隐秘的江湖事,包括敲开酒坊的暗号和那套与酒坊掌柜打交道问价格的江湖堂口黑话手势,也都是当初她感兴趣才用了一瓶烧刀子从牢房里等着秋后处斩的采花大盗那里学来的。

    若非如此,她连酒坊都踏不进来一步,更勿论来此买‘人肉’了。

    “胸前二两肉”指的是她要买的人是女子,“越辣越得劲”指的是对方的武功越上乘越好。

    只是没有想到掌柜给她带来这两个女保镖那么辣!

    天山魔女么?

    她似隐约听过江湖上有两位武功诡异高超,擅长采阳补阴,杀人如麻的西域美魔女。

    据说她们坏了武当掌门及少林一休大师修行,令江湖男子闻风丧胆,满江湖追杀,想不到这对姐妹竟沦落到这里来了。

    楚瑜心中忽有了计较,托着下巴对那掌柜笑:“掌柜的,总要见识两位‘肉’的本事,我才好收货,若是个见了男人就腿软的,我那仇家各个生得俊美,你们不得把我打包卖了。”

    她话音才落,忽见眼前香风一晃,那霍二娘松了那掌柜的领子,转身一巴掌恶狠狠地拍在楚瑜面前的桌子上。

    “丫头,你说啥!”

    楚瑜吓了一大跳,下一刻面前的红木桌瞬间“沙拉”一声消化作一片木沙落在地上。

    她有些呆愣地看着自己袍子上的木沙——一巴掌劈碎桌子,力气大的可以做到,但是一巴掌就把桌子碾成沙的,这要什么样的能耐呢?

    “怎么样,可还满意么,主人?”边上娃娃脸的霍三娘,单手搭在楚瑜肩头,顺手捞起一把沙子捏了捏递给到她面前,似笑非笑地道。

    楚瑜看着霍三娘掌心间出现的木块,她又呆了呆,伸手戳了戳——那些木沙被霍三娘一捏就又变成了木块!!!

    楚瑜大力点头:“满意,非常满意
云落。”

    一边的掌柜面无表情地探出个脑袋对楚瑜道:“客官既然满意,那就成交了,她们身上的蛊毒,只有客官你的生死符能解。”

    说着,他就递给楚瑜一只小锦囊。

    楚瑜一愣,下意识地打开锦囊,里面却瞬间掉出来一片雪花落在她的手上,下一刻便融在她手里。

    “这是……。”

    “这是控制我们姐妹的生死符,从此我们就是丫头你的人了。”霍家三娘一边把玩着手里的剪刀,一边懒洋洋地道。

    楚瑜尚且还有些回不过神,霍二娘忽然欺身过来,眼里媚色无边地看着楚瑜:“小姐,奴婢愿意卖身给你,是因为听你说追杀你的仇人都是……。

    楚瑜大眼珠子一转:“追杀我的仇人们,都是俊美青年,两位姐姐跟了我,可不要把为了人家胯下二两肉就我卖了。”

    曜司什么不多,就不缺武艺拔尖的美男,相信能满足这二位姐妹的。

    霍二娘掩嘴大笑,笑的风流恣意:“咋说话的呢,我们当然不会,呵呵呵呵呵呵……。”

    霍家三娘抚着自己稚嫩的娃娃脸,舔了舔嘴唇,笑得甜美可爱:“我们,只会操翻他们而已。”

    楚瑜颔首,笑眯眯地道:“那么姐姐们,麻烦你们护送我去一个地方罢。”

    ……

    幽幽长帘,轻烟渺渺。

    依在美人榻上的人身姿优美,屈膝侧卧,单手提着精致的西洋水晶杯,却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杯里西域葡萄酒香浓郁。

    “少东家,人已经走了,您看这些宝石?”中年掌柜恭谨地问。

    “跟上去,看那丫头去哪里,能拿到这些东西,必与琴家有渊源。”男人的声音很好听,与琴笙那种清泉琴声般的悦耳不同,那是一种华丽的带着金属质感的声音,幽幽渺渺似从极深之处传来。

    ……

    金曜莫名其妙地打了寒战,转头看向不远处的的高挑白影,随后微微颦眉,看向身边的人:“这都第五天了,主上还是这样么?”

    火曜垂眸轻叹:“是。”

    两人说话间,忽见有数名琴学学子,正朝花田琴笙的方向而去,看着那些人吵吵闹闹的模样,便知道他们不怀好意。

    火曜眼底寒光一闪,刚要动,却忽然听见耳边似传来琴笙冷淡轻柔的声音:“站住,不必过来。”

    主上在用传音入秘与他们说话。

    金曜脸色有些古怪,却对火曜点点头,两人便不再动,只静静地于暗处看着。

    ------题外话------

    嗯嗯嗯,男二,嗯,昨天看见笙宝宝要哭,感觉特别好,以后还有小鱼欺负笙宝宝到他哭的呢,哈哈哈哈哈,猜猜啥时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