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第三十四章 少年楚仙仙的青春期烦恼

绣色可餐 第三十四章 少年楚仙仙的青春期烦恼

    楚瑜看着自己光洁的背,目光凝重地呆了一会,直到一阵寒冷的凉风忽然吹来,她方才一个激灵,神思混乱地爬下了鎏金镜台。

    她拖着沉重的脚步准备回床上,经过还没有收拾的沐浴桶时,忽然身形一顿,目光慢慢地落在那浴桶之上。

    方才是沐浴之时,觉得自己身后发痒,难道……

    楚瑜眸子一眯,一扯身上的袍子,再次跨进浴桶里坐下,水温尚在,并未寒去。

    她心中忐忑地等着,过了约半刻钟,水渐渐凉得她有点受不住,身后那种发痒的感觉又来了,只是这一次并不像上一次那种令人难以忍受的瘙痒。

    她鼓足勇气,再次站了起来,对着西洋水银镜转过身体。

    她木然地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脊背好一会,慢慢地闭上眼,一颗心也沉了下去。

    镜子里少女美丽雪白的脊背上一片华丽的纹身图影虽然没有颜色,但是线条异常精美,让她的身形起来有一种诡谲的异域气息,奇异地——诱人。

    ……

    三日之后

    “哗啦!”一声水响,楚瑜一个激灵,低头才发现自己的裙裾湿了不少。

    “怎么那么不小心?”边上的花园管事林叔从花丛里抬起头,责备瞪了眼浇水的小厮。

    那小厮有些歉意地挠挠头,对楚瑜道歉:“对不住,但是我提醒过小鱼,她……。”

    “和川民没有关系,是我没留心
爷,你下我上。”楚瑜对林叔摇了摇头,来这里的时日,她早和这里的下人们打成了一片,琴学里的下人们都和善,并不像曜司的人那般处处针对她。

    林叔有些担心地看着楚瑜:“你这丫头这几天怎么都无精打采的,是不是累了?魂不守舍的。”

    川民凑了过来,嘀嘀咕咕:“不光是她啊,还有仙仙也看起来怪怪的,天天发呆,杵那跟棍子似的。”

    “那孩子有些痴傻,你又不是不知道,取了‘神仙’那样的名儿,凡人哪能承受的住!”林叔说着叹了一声和川民一起看向不远处的花田边。

    穿着不合身白衣的削瘦年轻人静静地站着,望着远方青山头上岚烟起伏,长长的厚重的刘海遮盖住了他的半张脸,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神色。

    凉风吹起他的长发,看着倒是颇有几分仙气,只是哪个正常人每天会像稻草人似地杵在田边发呆,几个时辰都不动分毫?

    只有楚瑜招呼他了,才慢吞吞地过来喝点水,吃点奶露。

    每次看见楚瑜喂楚神仙,帮他仔细擦嘴擦脸的模样,林叔就觉得像看见琴夫子当年画的慈母孝子图似地——好似小鱼不光是他的小姑姑,倒像是稚儿粘娘。

    “痴傻也是个有福气的,有出身大富大贵的人家的好运气,没瞅着么,宁侯世子都被仙仙废了,这么多天不要说官府的人上门,连宁侯府的人都没有出现一个呢。”川民有些羡慕地道。

    虽然苍鹭先生下了封口令,但那日花田里发生的事情别人不知道,他们这几个人却是知道的。

    楚瑜听见他们在议论琴笙,目光往琴笙那扫了一眼,心中也有些纳罕,这大仙儿从前几天开始就有点不正常,见天地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像之前那样没事儿就喜欢在她身边跟前跟后。

    以前还吵着让她帮洗澡,如今她去递个毛巾,都把她赶出去。

    楚瑜想着,心里莫名其妙低就有点不太得劲,生出一种——儿大不由娘的触感来。

    不过……

    说到洗澡,她忽然就想起自己身上的糟心事儿来。

    她还去操心什么别人!

    楚瑜似感觉背后又有点灼痒了起来,心头越发的烦闷,低低说了一句:“我先回去换身衣服,你们先忙。”

    说罢,她就匆匆转身离开。

    林叔瞪了眼身边的川民,没好气地骂:“你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小鱼儿都不开心了!”

    当着人家的面说人家侄儿是傻子,这不是缺心眼么!

    川民一脸茫然摸摸自己的脑瓜,低下头去。

    ……

    琴笙其实挺冤枉的,他并没有发呆,他只是在思考——人生的奥义罢了。

    比如——原来小姑姑的身体和自己的差别竟然如此大。

    他看着远方的岚烟轻叹了一声,如今看着那白色的烟*雾,竟看着看那雾气雨云竟然就成了小姑姑……身体的模样
异世之倾绝天下

    而且,有一件事情,非常奇怪,他觉得自己身体有点不太正常,比如现在,在那雨雾变成小姑姑身体的模样之后,自己的身体就病了。

    琴笙看着自己翘起的白袍下方,丹田血脉蒸腾得难受,清澈剔透的琥珀眸子里闪过抑色……

    最近还是克制亲近小姑姑的念头,离小姑姑远点,不要把病气过给小姑姑才好。

    少年楚仙仙最近有些令人羞于启耻的烦恼。

    ……

    楚瑜走了一段,回头看,没有发现自己身后有任何人,不禁心头又更闷了——以前仙仙总会跟屁虫似地跟过来,现在这厮竟连她离开花田都不知道。

    但……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罢?

    楚瑜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背,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来。

    会用心维护她的只有楚仙仙,而不是琴三爷,若是有一日,琴三爷看见她背上的东西,不要说维护她,只怕会一点不手软令人金曜将她背上的皮剥下来。

    她眸光微沉,触着自己背的手指微微收紧。

    她虽然不知道背上是什么东西,但是她却知道火场里那古怪老头的古怪行为一定别有用意,这东西一定与琴三爷和曜司有关联,她虽然当初是无辜受过被牵连,但既然牵扯进来了,琴三爷和曜司就一定不会放过她!

    而她自己要顾忌的东西太多!

    好在这纹身是要浸泡热水一段时间,身体发热才会浮现。

    当初在曜司的时候,因为她很早就知道自己连洗澡都被曜司暗中监视,所以每次都是匆匆忙忙地简单清洗,一淋就完事儿,否则自己背上的秘密早就曝光了。

    自己背上的秘密纹身一定不能让金曜那些人知道……

    “为何要一直摸着自己的背,你的背上有什么东西?”一道冰冷讥诮的声音忽然在楚瑜耳边响起。

    楚瑜不由一惊,转脸寻声看去,就见金曜正冷冷地站在一边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她立刻做出顺手的模样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后腰,冷哼:“干活腰疼,揉揉都不行了?”

    “你可不是揉,而是挠和摸,三日之内,你每日平均摸腰背四十六次,你自以为自己不着痕迹,却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金曜足尖轻点,优雅如落叶般飘下,正正地落在她的面前,桃花眼里一片冰凉:“楚大小姐,不如说说看你的背上到底怎么了?”

    “关你屁事!”楚瑜硬邦邦地冷道,心中却在瞬间戒备到极处。

    金曜微微挑眉,含笑道:“要我动手,还是你自己脱?”

    ------题外话------

    到家第二天上班,估计会忙死(⊙o⊙)啊!~么么哒~仙仙有点烦恼,为什么呢?有药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