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第三十三章 刺激
    琴笙踢开门,只见房中水汽迷离,地面上遍布水渍,湿滑狼藉。

    一道不着寸缕,白皙的人影狼狈地正扶住木桶边缘,努力地稳住身形好从地面上爬起来。

    他不禁一怔,目光定定地落在那娇软柔美的身形上。

    少女侧对着他,挂着剔透水珠的清丽小脸上染着羞恼的嫣红,像某种羞恼的小动物。

    偏黑水晶一般剔透的大眼却盈着迷茫,似有些惶惑的模样,潮湿的乌发海藻一般垂落下来,半遮了纤细雪颈,却挡不住胸前娇嫩雪峰,为了维持身体的平衡,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向后弯曲成一道柔软雪白的拱桥,又似妖娆的箜篌琴,愈发显得臀翘腿长。

    水汽缭绕之间,少女全身散发出的姣美妩媚与平时不修边幅,带着痞气的慧黠截然不同。

    琴笙目光静静地落在她的身上,那种奇异惑人的艳色让他想起了海民们传说中,月圆之夜,悄悄从海底浮上水面嬉戏鱼尾人身的海中精灵,被人捕捉到了岸上,囚做禁脔。

    他定定地看着眼前之景,只觉得心口仿佛有一点灼热陡然蔓出,像是死灰中一点诡异的腥红。

    房门被打开,冷风陡然灌入,冷得正魂不守舍却又不得不和湿滑地面做斗争楚瑜瞬间回过神来,她一转头,就看见门口一道白影不知道什么时候闯了进来,矗得像一根柱子一样。

    因着琴笙早已卸了那改装易容的东西,所以她可以清楚地看见他那一双漂亮清幽的琥珀眸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那如有实质的目光,让楚瑜只觉得自己身上每一处都似着了火一般。

    那种如有实质的目光,似冰又似火抚过她每一寸肌肤,楚瑜顿时又羞又窘,立刻扯了毛巾试图盖住自己的娇躯,同时咬牙怒道:“滚出去,誰让你进来的,难道你娘没有教过你非礼勿视么!”

    琴笙闻言,清冷绝尘的俊美面容上瞬间浮起一丝殷红,他身形微动,转过身去。

    楚瑜方才松了一口气,才要赶紧爬进木桶去,却不想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她猛然抬头,却只来得及急促地尖叫了一声,便被人拦腰抱起。

    楚瑜双脚离地,天旋地转,吓得手里的毛巾都掉了,她下意识地就伸手向前一抓,正正抱住琴笙的颈项,整个人偎进他看似单薄,实则宽厚的胸膛中
穿越之爱贪小便宜

    上辈子虽然有谈婚论嫁的男友,但前生事已远,她这辈子这么多年还没有和哪个男人如此亲近过,顿时浑身僵如木石,俏脸通红,紧张地道:“你要干什么!”

    “非礼勿视,但小姑姑是笙儿至亲之人,至亲受伤,岂能袖手,我抱小姑姑上床处理伤口。”琴笙淡然低柔的声音从她的头上传来,不带一丝*,清澈如水,倒是让楚瑜听了觉得似自己思想太过龌龊一般。

    “我没有受伤,只是……只是滑了一跤,从木桶里摔出来罢了,你将我放下,就出去!”她依旧浑身僵硬,收了一只手遮着自己胸前雪嫩软峰,一手却不敢松开琴笙的脖颈。

    琴笙淡淡地“嗯”了一声,抱着她向床上走去。

    楚瑜只觉得这平日里的几步路,不知为何在此刻变得如此漫长,漫长得让她觉得自己就要僵得四肢发麻,硬如石像,而每一寸与他隔衣相贴的肌肤却仿佛在火上炙烤。

    不过少了一层衣衫,却觉得她几乎能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体的热度,伴着他身上的淡冷水香,分明当是凉冷禁欲的,此刻撩得人心慌乱。

    这仙儿把她当成血亲不避讳,但她却清楚地明白他与自己没有半分血缘关系。

    楚瑜在琴笙怀里度秒如年,却也并不知道自己这般一丝不挂低头蜷缩在他怀里,长发散落,羞窘僵木的模样何等诱人。

    琴笙只要稍稍垂目,余光便可以见一点剔透水滴慢慢地顺着她的小巧可爱的下巴滑过纤细的脖颈,最后滑进一片被纤细手指遮住的雪软起伏间。

    而抱住她的手,能清晰地感觉到少女的肌肤滑腻至极,软如膏脂,那一身温滑肌肤的触感竟似能吸手一般,让人不舍得将她放下……

    他脚步稳稳当当地抱着怀里的人绕出屏风向房内大床而去,清潋如止水的琥珀眸却渐渐幽沉。

    空气中缭绕着沐浴水汽与花香,分明冰冷的空气却又莫名地似有诡谲的灼焰蔓延。

    待到了床边,他将楚瑜小心轻巧地放下。

    感受到他的温柔与仔细待自己如易碎珍宝,楚瑜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立刻一把扯过被子将自己裹在里面,语气虽然僵硬但也不再似之前的尖利:“仙仙,你出去。”

    琴笙感受着自己怀里瞬间失去了温沉的暖意,心中莫名有些失落,但他清冷绝伦的面容上却丝毫不显,只温声开口:“小姑姑,方才笙儿见你背上似有什么痕迹,可是蹭伤了?”

    楚瑜立刻一僵,随后整个人都贴到墙壁上,硬邦邦地道:“我说了没有就没有,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啰嗦!”

    琴笙微微颦眉,叹了一声,伸手轻巧优雅地几个动作,一把楚瑜放倒在床榻上,径自扯下她身上的被子,仔细地检查她的背部起来:“小姑姑这是怕上药疼么,但你本来就生得平平无奇,也就是这副身子还能看,若是留下疤痕……。”

    “楚!仙!仙!”楚瑜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趴在了软被里,雪白优美的背部一下子全暴露在空气里,冷得她一个激灵,也吓得她灵魂出窍,几乎要不顾一切地跳起来抬拳砸他的鼻梁。

    所以,她并没有留意到琴笙对她评语“提高”了——从丑陋干瘪提升到了平平无奇
穿越之今生缘上

    但下一刻,他便又迅速将被子给她盖了上去,目不斜视地淡淡道:“既然无事,小姑姑莫要着凉,笙儿先回房了。”

    说罢,他便施施然地起身,向门外飘然而去,出门后,还将两间房间的门细致地关好。

    楚瑜看着那安静房门彻底哑然,竟莫名其妙地生出一种荒谬的感觉——也许方才的一切鸡飞狗跳,冰火两重天都是自己的幻觉?

    “……。”

    不过算了,她看了这天仙儿一回,他也把她看了回来,也不算吃亏。

    ……

    只是她看不见门的那一头,琴笙静静地背对着房门站着,维持着方才出门的姿势,清冷精致的琥珀眸里眸光变幻,沉静地看着窗台上跳跃的火烛——沉吟。

    火曜在一边伺候着,他虽然没有进去,却也能知道那边大概的情形,看着自己主子看似沉思,实际上——发呆的状况,他的脸色也变得有些纠结和复杂——他也就是慢了一步,没挡住主上看长针眼的玩意儿。

    女体什么的,对只有‘十三岁’的清纯少年来说,嗯……还是太刺激了。

    ……*……*……*……

    另外一头,楚瑜神色复杂地锁门关窗,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再次趴回更衣大镜边,举着另外一面手镜使劲地照着自己的后背,但是西洋水银镜子里少女裸背上一片白净,什么都没有。

    楚瑜有些失神地喃喃自语:“原来仙仙说的是真的,竟然真的没有了,但是……。”

    怎么可能呢?

    她洗澡的时候,明明在自己的背上看到了一片类似海水江崖楼台繁花图之类的纹身,虽然似是并未完工的复杂线稿,但是她百分之两百确定自己不会看错。

    就是因为想看清楚自己背上突然冒出来的纹身图案是什么鬼东西,加上太过紧张惶惑,她才会从浴桶里摔了出来!

    但是现在……

    没有了?!

    怎么会突然没有的?

    而且,到底是什么时候纹上去的,她可是记得很清楚这具身体上没有任何任何东西……

    不对!

    她脑海里灵光一闪,如遭雷击,瞳孔紧缩——火场里,那古怪狰狞的老头将她打晕剥了上衣按在桌上,用针不停狂刺她背后的画面跃然入脑海!

    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那是怪老头临死之前,刺入她背上的图!

    此后他就命丧琴三爷的剑下。

    ------题外话------

    爪机改文是有多难~~~T_T~~~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