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第二十九章 谁比谁作 中
    金曜微微眯起桃花眼,淡淡地道:“非我与她有私怨要挟怨诛她于剑下,而是她看见不该看的,听见不该听的,本就死在琴园的大火里,若非顾忌主上和曜司玉令,她也活不到今日。”

    金姑姑他们就是太谨慎了,就他目前查到的消息来看曜司玉令一定还在琴家,拿回来是迟早的事情,至于楚瑜到底在琴园的大火里看见了什么,或者知道了什么,比起主上的安危来,他都觉得不重要
绝代风华之凉薄戾妃

    金曜顿了顿,神色阴晴不定:“就凭着她在乾坤院里操控主上做的那些事情,也证明了留着一个不为主上控制,心却对主上影响太大的人实是后患无穷。”

    楚瑜若为外人利用或者她终是忍不住心中怨恨,一盏毒酒递给主上,又当如何?

    苍鹭先生想了想,一边给金曜续茶,一边不可置否地一笑:“我总觉得那小丫头没有那么容易引颈受戮,说不得她未必会这般莽撞地与所有人为敌。”

    毕竟在乾坤院里,她都敢兵行险着,保了一条命,还让她闯了出来。

    金曜轻笑,目光冰凉:“笼中鸟,网中鱼,垂死挣扎罢了,不过多受些磋磨,徒增难受罢了。就楚瑜那给点颜色就开染房的尿性,她一定会再次仗着三爷逼苍鹭先生网开一面……。”

    他尚未语毕,一道清脆的童音就打断了他的话:“苍鹭先生,那位新来的学子——楚家小姐带着她的侄儿去给花园松土了。”

    金曜闻言,一怔,随后眼底闪过异样的寒光:“你说什么?”

    他的声音带着煞气,让那来报的小童吓了一大跳,畏惧地嚅嗫:“小的……小的……说……。”

    “不要吓坏老夫的童子。”苍鹭先生失笑,抬手示意那小童离开,看着远处花园的眼里兴味更甚:“这楚家小女郎,果然是个妙人,从不按牌理出牌。”

    居然带着主上去挑肥了,实在有意思。

    ……

    苍鹭先生觉得很有意思,但某人一点都不觉得有意思。

    “你过来不过来?!”楚瑜一手提着粪瓢,一手提着桶,蒙着防臭面巾,只露出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恶狠狠地瞪着站在三丈之外的人。

    “君子远污秽。”三丈之外的人微微翘起精致的下巴,声音清幽而坚定。

    “你不是说要听小姑姑的话么!”她恼火地提着粪桶吗,气势汹汹地朝着琴笙逼过去。

    做出这种贞洁烈妇的样子作甚!

    这么大一块花田,这家伙难道就打算这么站着看她干活,他就负责当甩手掌柜么!

    琴笙温顺地颔首:“是。”

    “这还差不多……。”楚瑜刚松了口气,却发现自己朝着琴笙一直逼过去,但两人的距离还是三丈远,完全没拉近一点。

    她一低头看向琴笙的长袍,瞬间火大:“楚神仙,楚仙仙,你给姑奶奶我站住!”

    这混账东西,一边说要听她话,脚下却一直不动声色地运功往后飘。

    琴笙声音依旧柔淡清雅:“小姑姑要说什么,我正听着。”

    楚瑜提着臭气熏天的粪桶追了几步,看着又飘出几丈开外,仙气儿飘飘,温温柔柔的高挑身影,咬牙切齿忍耐下把粪桶甩他一脸的冲动——这厮果然是单纯地“听”她“说”
翻天世子妃

    “楚小姐,秦夫子说了若是您今儿中午这最近一块田里苗儿没有施肥松土,怕你和公子都赶不上吃饭了。”不远处守着的小厮好心提醒。

    楚瑜僵了僵,随后恶狠狠地白了琴笙一点,一跺脚,便放下粪桶转身蹲下来。

    “可恶,简直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公举’!”

    她原本还打算拖琴笙下水,逼着金曜那些人想法子暗中把这苦差事打发掉,看来这算盘是打不成了。

    “小公举?姑姑要举什么,笙儿或可帮一二。”琴笙斯斯文文地温柔问。

    楚瑜翻了个白眼:“举粪桶,干否?”

    仙仙‘小公举’干脆地摇头:“否。”

    楚瑜叹了一声,伸手紧了紧自己的面巾,认命提着小铲子开始掘土。

    她被老胡捡回去以后,自然不可能是去当混吃等死的大小姐,老胡虽然是捕快头儿,领薪饷,但家里的几亩良田出产也不少,但老胡还够资本当地主。

    所以她养好了身子自然是得跟着干娘和嫂子一起下地劳作的。

    前生不会的事情,此生是什么都会了——插秧、挑粪、施肥等等农活都得学。

    挑粪这样在上等人眼里难以忍受的恶臭污秽之事,于她而言却算不得太难之事,毕竟水田里干活可比花田干活辛苦多了。

    琴笙看着那臭气熏天的粪桶,不觉颦眉,沉吟着开口:“小姑姑若是不愿意,我可以……。”

    “不用。”楚瑜头也不抬,干脆地打断他:“我有我的打算。”

    那小厮看着楚瑜老老实实掘土施肥的模样,心中的惊讶不比苍鹭先生和金曜少。

    这琴学里非富即贵,就算是平民,能读私塾或请先生教习的家境教养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再不济也是个没落书香人家出来的公子小姐。

    谁会愿意,谁又会肯干这种农人、下人干的脏活?

    而且这动作……还挺熟练的模样?

    小厮原本也以为这位据说嚣张跋扈的楚小姐会大发雷霆,直杀到苍鹭先生那里告秦夫子的状,搅合得天翻地覆。

    琴笙静静地看着不远处楚瑜在那掘土、施肥的背影好一会,直到她去挑第二桶粪来,厚重刘海下清幽的琥珀眸里闪过一丝迷惑:“小姑姑,为何要一直摆弄秽物?”

    楚瑜搁下粪桶,擦了擦汗,顺带对他翻了个大白眼:“这是在施肥,干不完活,中午我们喝西北风去,还不是为了养你,清理不完,没饭吃!”

    但凡这仙儿能帮她一点,她也不至于这么辛苦。

    说罢,她继续忍耐着恶臭,埋头苦干起来。

    琴笙不再说话,只是继续远远地、安静地看着她劳作背影,清幽潋滟的琥珀眸里的幽光却愈迷离幽邃。

    ——养他?

    娘,不,小姑姑劳作是为了养他么?

    那样陌生的名词却不知为何如一颗奇异的石头,轻轻地落进他的心湖,有一种奇异的、温柔的涟漪慢慢地漾开
云落

    楚瑜哪里知道自己随口泄火的一句话就这么撩了把不食人间烟火大仙儿的水晶心肝。

    她只一边下铲撒粪,动作轻巧如飞地干活,一边暗自数着还有多少花株才能完成今早任务。

    琴笙小公举在一边盯着人站了老半天,见楚瑜完全不搭理自己,心下有些闷闷——他真不喜欢那怪味。

    小公举决定自己找话说:“小姑姑,你给那个女人下了什么,是十香软经筋散之类的迷药,还是苗疆或四川唐门千机万蛊毒?”

    楚瑜轻哼一声:“你当我是你们这种有钱人,还是混江湖的大佬,那些顶尖货我一介平民怎么会有?”

    琴笙:“那是……?”

    楚瑜铲了一铲子粪肥扔花根下:“偷狗贼药狗的玩意儿,那贼太穷,搞的假冒伪劣过期货,药狗都不太好使,发作时间不定,一发作狗就腿软前扑,但下一秒又好了,药效长达七日。”

    她顿了顿,满意地把土盖回去:“对付陆云轻那种要面子的装货,有什么比她不知道自己时候就立扑出丑好呢?”

    真是令人期待‘云轻仙子’的花样出丑啊。

    琴笙:“世上……竟有如此出尘脱俗的毒药。”

    ……

    青莲画室

    “哦,那丫头竟然老老实实去挑粪施肥了?”秦夫子搁下画笔,讶异地看向来向她汇报的小厮。

    “是,那位楚小姐没有大吵大闹,也没有去找苍鹭先生。”小厮恭谨地颔首。

    秦夫子冷傲的面容稍微缓和了些:“看来,倒也不是个蠢得不可救药之物。”

    琴学开除不了的学生,却不代表先生们没有法子让学生‘自行求去’。

    但对方若是识时务,冲着琴三爷有恩于自己,她倒也可以网开一面。

    陆云轻磨墨的手也停了停,随后抬起臻首,柔声道:“先生说的是,不若就此算了罢,若是让琴三爷知道他的小姨在这里受磋磨,怕是对先生不利。”

    陆云轻的劝慰,却让秦夫子原本缓和的容色又冷了下去,她掷了笔,冷笑一声:“不利?那就不利罢,琴学若为了一个不学无术的跋扈外戚子弟要除了我的教职,还有哪个大家会在这里任教,琴三爷何等高洁的人物,岂会如此?”

    ------题外话------

    亲,你们猜对了吗?

    药狗的过期药1~哈哈哈哈~小鱼抓偷狗贼从贼身上薅的。

    有个妹纸答对了~小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