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第二十八章 谁比谁作 上
    能让秦夫子对一个完全没有见过面,说过话的学生憎恶成这样,看来陆云轻这第一才女真不是白做的。

    陆云轻杏眼里幽光微闪,轻叹了一声,三分委屈,七分无奈:“楚小姐看来还对昨天的事情耿耿于怀,云轻也不知如何辩解,只是日久见人心,你们很快就明白了。”

    陆云轻这一叹,窗里那些学子的眼神越发像刀子,更扎人了。

    “好,我等着。”楚瑜点点头,拢手入袖,笑地一脸春光灿烂。

    陆云轻定定地看着她,忽然笑了:“楚小姐,果然心宽。”

    说罢,她转身离开,楚瑜在她身边过去的时候,忽然偏头凑近了她低声道:“其实我很小气的,真的。”

    陆云轻只脚步略停,便径自进了青莲画堂。

    楚瑜看着她的背影,随后轻轻抖了抖衣袖,把方才她悄悄撒在陆云轻身上后剩下的一点粉末给抖干净了。

    “小姑姑不是说对那些人不必理会么?”琴笙忽然开口。

    “仙仙
绝世傻王妃。”楚瑜一边把从琴笙那薅来的薄如蝉翼的手套从手上脱下来,小心地收好,一边道:“我说的是别人白眼议论如放屁,我们可以不理会,但是有人作到头上来那就不同了。”

    琴笙:“如何不同?”

    楚瑜笑得灿烂:“当然是比她更作!”

    作死丫的~

    ……

    陆云轻刚进画室,在一干学子们仰慕与爱慕的目光下,姿态矜雅地走到秦夫子身边,正准备帮秦夫子磨墨,却忽觉得身后似有一缕阴风飘过。

    她莫名地打了个寒战。

    “怎么了?”秦夫子看着自己的爱徒,有些疑惑。

    “云轻无事,劳先生费心。”陆云轻柔声道,身姿优美地一欠身。

    “无事就好……。”秦夫子话音未落,就看见面前正在行礼的人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膝跪地,同时脸朝下,直接‘噗’地一声把脸端端正正地埋进了满是墨水的砚台里。

    “云轻……不必行如此大礼。”秦夫子怔住。

    陆云轻慢慢地起身,咬着唇道:“先生,我只是刚才忽然……腿软。”

    秦夫子看着她满脸乌漆墨黑的墨汁,却还做出优雅的狼狈模样,不知为何只觉得滑稽得让她有点想笑,却还是立刻伸手扶起了她:“小心些。”

    陆云轻点点头,扶着秦夫子的手起身,心中既尴尬又疑惑,她也不知道怎么刚才就觉得关节软了软,便毫无预兆地扑了下去,但现在身上却并无异样。

    “多谢先生……。”

    只是她话还没有说完,又忽觉得脚一软,身子向前一扑,“呼”地将秦夫子扑倒在地,秦夫子被撞得吃痛,还没叫出声,便感觉胸口一疼:“啊——!”

    陆云轻着地时,直接将黑漆漆的脸深深地直接埋进了秦夫子略显干瘪的胸部!

    “……。”

    堂上学子,看着堂上姿态‘缠绵’的两人,鸦雀无声。

    ……

    花圃

    “既是秦先生打发来观花的,那就给花园里的花都松松土和挑粪施肥罢!”领着楚瑜到花园的小厮递给楚瑜一个小铲子和一个小桶。

    楚瑜转脸看向那一大片暗翠青苍,面无表情:“全部?”

    “是,秦夫子说了,观花望叶,物之形为画之基础,您什么时候松土施肥完毕,什么时候回画堂,如果您不愿意,她也不勉强,她教不好您这般贵重的学生,会自请离开琴学。”那小厮不卑不亢地道。

    楚瑜看了他一眼:“不愧是琴学的小厮,说话也是一套一套的。”

    那小厮笑了笑:“您客气了,小的不过是下人。”

    楚瑜点点头:“我明白,不会为难你,不过这么大的花田,全部挑粪施肥怕是一个月都做不完……
大漠邪皇——万岁万万娷。”

    她眯起眼,摸了摸下巴,这算是为难还是羞辱呢?

    挑大粪,担肥啊……

    ……

    山间小亭,茶烟缭绕,清风拂落叶。

    “我看那丫头怕是不会这么老实地去挑粪施肥,说不得要拖主上为她做主。”苍鹭先生笑着为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倒了一杯茶。

    他听过楚瑜在乾坤院里做下的事情,那是个很会‘仗势’欺人的主儿。

    坐在他对面的金曜指尖轻揉着自己桃花眼下的乌青淤血,唇角浮现出意味深长的森冷笑容:“呵,这一次,我倒是很期待她继续仗着三爷,嚣张地为所欲为。”

    “哦,你不是答应了她曜司不会在琴学里再出手对付她么?”苍鹭先生眼里闪过一丝兴味。

    他可是亲见这位楚小姐“狐假虎威”的能耐,连金曜都因此吃了三爷的排头,受了点皮肉之苦,金曜因此厌恶她至极,会答应那种要求,怕是被逼迫罢?

    金曜桃花眼里闪过幽幽寒光:“曜司之人一诺千金,我自然不会再对她动手。”

    金曜顿了顿,话锋一转:“但如今琴学里,除了您和李先生知道她和主上的底细,其余的先生们如今对她的嚣张行径皆有耳闻,先生们皆是雅士,最恨不知尊师重道之人,加上她一来便得罪了那么多人,不必我们出手,就会有人收拾她。”

    “这老朽知道,只是她若让三爷出手,只怕咱们都不能拒绝。”苍鹭先生摇了摇头。

    金曜轻吹了下自己茶杯里的热气,悠悠道:“琴学虽然不能开除她,但是琴学里的先生和学子们都不是琴家人,有的手段让一个所有人都憎恶的人在琴学里呆不下去。”

    楚瑜越是仗着三爷的身份强令苍鹭先生维护她,她只会越来越被排斥,处境也只会越来越艰难。

    三爷护得了她几次?

    何况三爷如今头部受伤,性情大变,出手就是让人非死即伤,只要有人受伤,这笔账就一定会被算在楚瑜头上。

    “待她成了人人憎厌的过街老鼠,若是一个不小心出了些意外也是常事,总归不是我们曜司出手,主上伤心一阵也就罢了。”金曜指尖轻掠过自己唇角的伤痕,桃花眼里一片诡冷阴沉。

    苍鹭先生闻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脸上的伤处:“看起来,你是非要置那丫头于死地不可了,金姑姑他们可知道?”

    据他所得到的消息,金姑姑她们没打算妄动,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金曜这般举动,有些作死的感觉。

    ------题外话------

    金曜童鞋啊~大概是典型的记吃不记打。

    对了,猜猜楚瑜童鞋对陆云轻下了什么药,想象一定要尽量合理,看看有木有和我脑洞一样的,猜中了有奖XX币555~哈哈哈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