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第二十七章 笙儿不高兴
    前几回说了,这上流地界里斯文人说话讲究的是个迂回曲折,暗藏机锋,即使心里琢磨着用鬼头大刀把你片成一只剔透的果木烤片皮鸭或艹你老母十八代永世不得超生,嘴上“兄台”“学友”却是绝不可少地。

    偏如今的楚瑜就不是个斯文人,她这般大喇喇地不给陆云轻面子,毫不客气地表露她对陆云轻的恶心,顿时让周围人的先是目瞪口呆,随后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听着周围的窃笑声,陆云轻面容微僵,但片刻之后,她叹了一声,又似有些无奈地笑了:“楚瑜姑娘真是心直口快,你我皆是琴学中人,不过是一点误会罢了,何至于就到你说的地步?”

    陆云轻轻描淡写的大气和宽阔,顿时显得楚瑜若是再这般斤斤计较就是她心胸狭窄了。

    楚瑜看了陆云轻片刻后,挑了挑眉——这朵白莲花打算干嘛?

    但对方既然出手了,她不接招,对方也不会善罢甘休,倒不如看看这朵华丽丽的白莲花打算干嘛。

    楚瑜对着苍鹭先生笑嘻嘻地道:“先生,那就不劳烦您了。”

    苍鹭先生眼底微闪过一丝讶色,但是随后含笑点头:“也好,去罢。”

    陆云轻柔和一笑,袅娜转身,在前引路:“请。”

    楚瑜也不懒得和她废话,便牵着琴笙向门外而去。

    陆云轻的目光在楚瑜牵着琴笙的手上停了停,随后淡然地移开。

    三人离开后,没热闹可看,围在理事处的学子们也都散了去。

    李先生看着消失在走廊尽头的三人背影,微微蹙眉:“这楚瑜到底什么来头,一来便这般不管不顾地树敌无数。”

    狐假虎威、嚣张跋扈到这般地步,真是没脑子的蠢物。

    “能让金姑姑和金首领都吃了暗亏的,怕不简单。”苍鹭先生想起昨晚金曜令人带来让他们暂时收手只做壁上观的口信里弥漫着一股的愤恨郁闷之气,老头儿干瘦的面容上却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来
穿越之亡国重生

    “她的狐假虎威,嚣张跋扈确实惹人不喜,树敌无数,但是却也同样让人忌惮——这么一个嚣张跋扈得连琴学的师长们都无可奈何的女子,摸不清底细,却也更不可轻易招惹罢?”

    与人为善,圆滑婉转是生存之道。

    让人忌惮与“怕”又何曾不是呢。

    原本打算在琴学里处理掉她的曜司或者说琴家,此刻反而变成了她手里恫吓其他人的刀。

    这个小丫头,奸狡老成得不像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

    一路上,陆云轻打头领着楚瑜‘姑侄’两个神奇的一幕让看热闹的人更多了,却也只是远远地站着看热闹,不曾靠过来。

    陆云轻倒似完全不记得昨日那些针锋相对,柔声细气儿地给楚瑜一路介绍这琴学里的情形与学堂分布处。

    虽然她不觉得陆云轻的转变是因为真的怕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别人不生幺蛾子,楚瑜自然也不会主动生事,何况她还有更重要的事——心中默默将陆云轻介绍的那些地方位置记下来。

    想要提高逃跑成功的几率,对地形的熟悉,自然是首要的。

    陆云轻带着他们走到西北角的一处精致的画室门前,便停住了脚步,转头对楚瑜微笑:“且稍待,我去请秦夫子出来。”

    说罢,她也不等楚瑜有所回答便提着裙摆进了门内。

    楚瑜看了着那牌匾上几个大字——青莲画室。

    那字龙飞凤舞,笔锋柔中带刚,竟似潜龙舞于白纸之海,气势非凡,几欲腾跃而出。

    连楚瑜这种对书法毫无造诣的人都能看出其中的好处来,她忍不住暗道——好字,只是这字太霸气,书者若非出身一等皇族,只怕是野心勃大之人。

    但随后,她的目光落在那落款的朱砂红雕上,那是一个极为精致而猩红的篆体——笙,楚瑜不禁一怔,目光移向身后之人。

    却见琴笙虽然面向自己,却浑身寒气,顶尖武者散发出如有实质的气息如刀直让她都忍不住打了寒战,皮肤发疼。

    楚瑜有些莫名其妙——她啥时候又把这位大仙得罪了?

    直到她的目光落进窗内,看见画室里的学生们几乎全都挤到远离窗口的另外一边去了。

    但那些不同目光里相同的鄙夷、敌视、防备、隐忍,让楚瑜微微挑眉,暗嗤——看来琴学里的消息传得很快嘛。

    难怪琴笙火大。

    楚瑜凑近他,忽然伸手就去捏他的脸蛋:“干嘛呢,傻孩子,笑一个。”

    琴笙身体下意识地微僵,随后任由她捏上自己精致的脸,淡淡地道:“笙儿不高兴。”

    楚瑜却还是那一副不痛不痒地模样,轻笑:“仙仙,听到好听的就笑一笑,听到不好听的就当他们放屁,只要不到咱们跟前来踩人,笑骂由人,毕竟日子不是过给别人看的,日后咱们在琴学里的日子,这样的事儿不会少,都不高兴,你就没高兴的时候
丞相夫人。”

    哎哟,这大仙脸上的皮肤居然比她还要细腻白嫩多了,真是让人嫉妒啊。

    琴笙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自己面前漫不经心吃自己豆腐的少女,琥珀眸如水,幽幽荡荡,也不知把她的话听进去没有,只是身上那种吓人的寒意悄无声息地散了许多。

    此时,一道中年女子清越冰冷的声音响起:“既然新来的学子什么都不会,就从最基本学画的观形开始罢,带他们去花园观花形。”

    楚瑜顺着声音看去,正见着一名三十六七岁左右的清瘦女夫子在陆云轻的陪同下从画室后方走向自己的方向。

    只是那女夫子虽生了一张和蔼温柔的面容,但一双看着楚瑜的眼睛里却满是冷漠和毫不掩饰的厌恶。

    她站在讲台边上面无表情地打量着楚瑜。

    陆云轻看了眼楚瑜,转身柔声道:“秦夫子,这位楚瑜小姐身份不同,苍鹭先生想来也是希望不要怠慢贵人的。”

    “什么身份?”秦夫子眯起眼,看着楚瑜讥诮地勾起唇角:“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王公贵族进了琴学便只有一个身份——学子,若是这位苍鹭先生都不能开除贵重的学生不愿听夫子们教诲,夫子们也没有办法。”

    楚瑜看了眼陆云轻,见她也看着自己,似很有些无奈的模样,楚瑜微微眯了眯黑白分明的大眼。

    看来一切正如她所料。

    琴家家主琴三爷不学无术、嚣张跋扈的小姨妈带着坏了脑子傻侄儿走后门入读琴学,刚到第一日就打了人触犯琴学大忌,而苍鹭先生却默认琴学不能开除她的消息早已在有心人的传播下,所有琴学夫子们学子都知道了。

    琴学里授课的夫子都非寻常人,必有来头,何况文人一向自秉傲骨铮铮,想来是最憎恶没文化又仗势欺人的暴发户了。

    楚瑜很清楚在秦夫子眼里,自己就是这一类不知天高地厚的暴发户,她看着那女夫子,笑了笑:“夫子教诲,学生自当遵从。”

    看着楚瑜这般平和甚至带着谦逊的模样接受了安排,秦夫子有些微讶,随后讥诮地冷哼一声:“带他们走,不要污了青莲画室。”

    说罢,秦夫子转身过去,竟仿佛多看她一眼都是污了眼睛的样子。

    画室里有学生们轻蔑的低嗤笑声传来。

    陆云轻又走了出来,微笑着对楚瑜道:“我还有课要上,一会会有人带你们去花园的,相信以楚小姐的能力,很快就能练就一手好画。”

    楚瑜对着陆云轻也露出个凉飕飕的笑来:“只是打发我们去花园,不得上课,陆大小姐今日就打算收手了?”

    怕没那么简单罢?

    ------题外话------

    小剧场:

    笙宝宝:宝宝不高兴,小姑姑被欺负了,宝宝还不能揍人……宝宝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