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第二十五章 我喜欢你的没节操

绣色可餐 第二十五章 我喜欢你的没节操

    “……。”楚瑜却听出了他话里的阴翳,就像个被抢了大人关注的少年。

    她看着窗外倒了一片的林子和远处寒风阵阵的悬崖口,打了个寒战,立刻点头如捣蒜:“没有,都没有,只有笙儿。”

    ——妈呀,这娃的嫉妒心简直可怕!

    ……*……*……*……

    第二日一早

    楚瑜起床洗漱完毕,换好了琴学的学服,又照着老例服一勺勺地喂了琴笙喝牛乳,一边替他擦了脸,一边道:“一会去上学,你跟着我就好,不要多话,不管任何人说我什么,都不要随便出手揍人。”

    琴笙微微蹙眉,温温淡淡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疑惑:“为何?”

    楚瑜暗自叹了一声——神仙,照着您大爷这一出手,这琴学里的人十有*都非死即伤。

    她倒不是存了什么慈悲心肠去怜悯那群官宦权贵子弟,而是担心事儿搞大了,她就要被送回乾坤院关起来,别想溜了。

    “总之听小姑姑的就是了,待我叫你出手,再出手,乖。”楚瑜温柔地哄道。

    琴笙沉默了一会,忽然轻声道:“不去了。”

    楚瑜疑惑:“为啥,小姑姑可不是会被欺负不还手的。”

    琴笙却忽然别开脸,白玉般的脸上慢慢地浮上一丝诡异的红色:“姑姑,帮笙儿沐浴可好?”

    楚瑜一呆:“啊?”

    仙仙的三爷昨夜没洗澡,没洗澡的孩子不肯去上学!

    仙仙的琴神不会自己洗澡!

    仙仙的笙儿不干活!

    琴学学训有一条——立身当自立,不允许任何人带仆婢,不管是何等身份的公子贵女入了琴学都要自己打理自己的事情
爷,你下我上

    偏偏立下这条规矩的家主大人,就是个娇气的大神,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仙儿!

    楚瑜才不信曜司的人会不知道自家主上的德行,那群混蛋必定是故意看着她辛苦搬水!

    当她再次吭哧、吭哧地将一大桶水倒进水桶之后,看着还有大半空荡荡的豪华紫檀木桶,累成狗的楚瑜终于忍无可忍地朝着窗外嚎了一嗓子:“金曜,你再不找人出来打热水伺候你家主上,我等会就把仙仙剥光给办了!”

    果不其然,此狼嚎一出,如利剑biubiu直射,门外树上立刻就传来一阵咳嗽声和重物落地的声音。

    过了一会窗边露出一张表情阴沉的清秀面容,他一边冷冷地看着楚瑜,一边摘掉自己头上的树叶,却没有说话。

    楚瑜一边抬手擦了下自己额上的大汗,一边睨着他:“你,你是金木水火土里的哪一只,金曜呢,摔死了?”

    “火曜。”那年轻人只冷冷地扔下两个字,身形轻盈地跃入窗内,提起桶又跃出了门外完全不搭理楚瑜。

    楚瑜却看出来了他这刻意与她保持的距离里除了满是排斥、谨慎之外,还有三分——忌惮。

    她忍不住挑了挑眉,暗自嗤笑,哟,这是终于长记性了——知道她这条鱼会咬人,还能咬疼人了。

    不一会,热水很快就打满了,琴笙悠悠然然地从隔壁走了过来——他的卧房和楚瑜的卧房之间有一扇相连的内门,进出极为方便。

    火曜恭谨地对着他行礼:“主上,火曜伺候您沐浴。”

    琴笙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又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袍,方才对着楚瑜微微颦眉:“小姑姑不是答应了帮笙儿沐浴的么?”

    他已经在房间里卸了脸上的易容妆,如今鬓发微润,素颜如玉,暗金妙目幽幽,波光潋潋如水地看着楚瑜——美人颦眉,西子捧心,似忧又怨,何忍拒?

    楚瑜:“……不行!”这娃怎么还惦记这事儿,她可不想长针眼!

    火曜:“……万万不可。”怎么可让*女有机会染指主上!

    楚瑜和火曜互看一眼——敌对双方难得如此意见统一的时候。

    “主上,男女授受不亲,还是火曜来伺候您!”火曜一脸如临大敌地死瞪着楚瑜,一副但凡楚瑜这个*敢染指琴笙,就要把她立毙于剑下的模样。

    楚瑜懒得理他,只笑眯眯地凑上前安抚琴笙:“仙仙,火曜说得有道理,你是漂亮的男孩子,男孩子大了要自己沐浴的。”

    “言而不诺,非君子。”琴笙沉默了好一会,一甩袖又回了他自己的房间。

    小姑姑食言不帮洗白白,仙仙大爷非常不高兴。

    楚瑜无奈:“……我是难养的小人和女子。”

    火曜一脸杀意:“魔女,你,休,想,染,指,主,上!”

    楚瑜斜眼,冷笑:“火曜,我忽然发现你生得沉鱼落雁,给我家仙仙当姑父可好?”

    火曜面无表情地看了她片刻,一鞠躬:“我错了
异世之倾绝天下。”

    楚瑜挑眉,拍他的肩:“哎哟,不错,是个没节操的,我看好你,一定能取代金曜那蠢逼早登曜司武卫首领宝座。”

    火曜:“……。”

    ……

    终于在楚瑜和火曜二人的合作下,以楚瑜身体不适为由,哄得琴笙肯让火曜伺候了沐浴,照例穿了另一身不合身的白袍,两人齐齐上学去。

    不过一大早琴笙折腾下来,等到他们站到学堂门口时,已是巳时一刻,学堂内传来朗朗书声。

    而学堂外,一道苍青色的矍铄身影见他们过来,便转过来身好整以暇地候着,不是苍鹭先生又是谁?

    楚瑜眼神却冷了冷,苍鹭先生必定是曜司的人,所以昨日一句话便让她沦为众人心中不平的箭靶,她发觉后索性将琴家“霸道嚣张亲戚”的角色发扬光大,将了曜司一军。

    她眯了眯大眼,对着苍鹭先生笑道:“哟,都这时辰了,先生还在等我们吗,看来琴学里不少人要嫉妒死我了。”

    苍鹭先生先是看了眼跟在楚瑜身后的琴笙,方才对着她微微一笑:“楚大小姐在自己家的地盘上,还怕遭人嫉妒的么?”

    楚瑜听不出面前老头儿话里是真话还是讥讽,便皮笑肉不笑地抱拳呵呵两声:“那就劳烦先生安排了。”

    苍鹭先生淡淡颔首,随后领着他们进门:“入琴学者,先测资质,方依资质与学生意愿授课,楚小姐和您的……侄儿虽然无需入门考,但要入学还是要对二位做些了解。”

    楚瑜不可置否地颔首:“一切听先生安排,只是我这侄儿,早年头上受了些伤,我带着他也是为了方便照顾,就不必测了。”

    苍鹭先生又看了眼跟在楚瑜身后,几乎看不清楚脸的琴笙,微笑道:“楚小姐心慈,看着楚公子也是个斯文静逸之人,在堂上不会喧哗,跟着也就跟着罢。”

    这一番话都是事先早已安排好说与外人听的。

    此时正值课休时分,偌大的院子里站了不少学子,见苍鹭先生亲自领着人进来,自然都望了过去。

    其中有些学子昨日到过紫云居围观那一场闹剧,自然一下子都围了过来,远远地看着他们窃窃私语。

    “你们看,昨天那个嚣张的丫头,云轻都被欺负哭了。”

    “还带了个傻子,那傻子怎么看着像个痨病鬼……不会传染罢。”

    “嘘,人家可是有特权的琴家人……。”

    那些议论让琴笙慢慢地停住了脚步。

    ------题外话------

    啊~~具体入v的时间不是月底就是二月初,现在要看编辑的意思,鞠躬~~么么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