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第二十章 牛嚼牡丹
    琴笙轻品了一口茶,若有所思地看向金曜:“我有搞过你么,金曜?

    金曜无意识地压了压自己腰上的剑,挡住自己的臀部,欲哭无泪:“绝对没有!”

    琴笙沉吟:“你睡过我么?”

    金曜挠墙欲死:“属……属……属……下……6下……下……不……不……敢!”

    现在的主上到底知道不知道他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琴笙微微颔首,精致的薄唇轻轻翘出一个温柔的弧度:“那么我与小姑姑一起洗澡,你有意见?”

    金曜捂住额,径自从后跳了出去:“……。”

    他如果不是被楚瑜气死,大概也会被主上——吓死!

    琴笙转脸,看着窗外苍山翠竹,若有所思:“到底睡过,搞过是何意,竟让金曜这般难受?”

    男女七岁不同席,他虽然已经十三岁了,共浴合适否,但……

    只要小姑姑喜欢,便是大善。

    “少年”琴笙微微一笑,得出个结论。

    ……*……*……*……*……

    楚瑜转到隔壁的厢房,却发现隔壁厢房的的门半掩着,门口挂了一卷极为精美的镂空九转银铃湘妃竹帘。

    九转银铃被风儿吹得叮铃作响,声音极为悦耳。

    她微微颦眉,抬头看了那帘子好一会,挑了挑眉,忽然抬手一掀帘子,随后一脚狠踹半掩的门。

    门上一个黑影瞬间狠狠地当头砸下。

    楚瑜大眼儿一眯,利落地反身一闪避开那咋下的黑影,避开了满头洒落的冰水,同时抬脚足尖一勾,狠狠朝那黑影一踹。

    只听“咚”地一声,那圆形的黑影瞬间被她踢出门外,直砸向门外空地上的花圃中。

    “啊,好痛!”一声惨叫瞬间响起。

    “血……血……啊……出血了,抓住那打人的贼子!”随后那惨叫声更加尖利,划破了宁静美丽的环境。

    说话间,从小花圃里钻出来三个高矮不等的身影。

    三个人年纪都不大,皆着琴学的学生服装——戴着细黑纱儒巾,穿着一身白底暗云纹的直裾并一件深灰长半臂
爱卿懒丞相

    为首那人个人最高,干瘦得像根面条,旁边两个倒是生得圆润,偏生个子又很矮,一左一右地扶着那被砸破头的瘦高个。

    看着有一种古怪的滑稽感,尤其是那个被打破头的瘦高个一边捂着鲜血淋漓的额头,一边恶狠狠地瞪着站在门边的楚瑜怒吼:“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打破本少爷的头?”

    一边两个胖乎乎的矮子就跟着和音似地一边耸肩一边吼:“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楚瑜挑了挑眉,按捺下心中想要笑的冲动,一脸无关痛痒地直接撒谎:“不是。”

    此时,琴笙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房间里出来了,悄无声息地站到了她身边。

    楚瑜却往前一步,将他挡在了自己身后——

    她可不希望来的第一天就发生什么耸人听闻的血案,何况这事儿她都应付不了也就白在衙门街头混了那么些年。

    琴笙并没有做声,黑厚的刘海盖了他的眼和半张脸,只是静静地站着。

    有些人天生便是带了无与伦比的存在感,就算衣衫褴褛,也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瘦高个和两个胖子立刻都注意到了琴笙。

    那瘦高个只扫了眼琴笙身上那不合身的衣服和惨白的唇色,看着怪异,但除却一副病痨子的模样,并无任何特别之处。

    他立刻不再将琴笙放在眼里,只愤恨地瞪着楚瑜:“我明明看见你把门上的铁盆子踢出来的,你撒谎!”

    旁边的两个矮胖少年也一耸一耸地继续‘和声’:“你撒谎,你撒谎!”

    楚瑜抄手而立,明丽的大眼弯弯一笑:“哦,你怎么知道门上有水盆,莫非那是你放的?”

    她睨着地面上洒了一地的水,还有不少没有融化的冰块——若是被这冰水浇了一身,虽没有什么皮肉外伤,但即将入冬的温度里被这么一淋,想必病一场是少不了的。

    这点小伎俩别想暗算跟着长期混迹街头的她,但她好奇的是,她才进琴学到底得罪了谁?

    曜司若是要整她,也绝对不会用这种幼稚低劣的手段。

    那高个子瞬间哑然,削瘦的脸涨得通红,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狠狠地瞪着楚瑜。

    楚瑜玩味地想,很明显这位‘恶少’并不是个擅长撒谎的人。

    果然,那瘦高个对着地上狠狠地唾了一口,很干脆地承认了:“没错,本少爷就是要教训你这种仗势欺人的卑鄙小人!”

    两个圆矮胖子蹦跶如球,再次齐齐怒和声:“卑鄙小人,卑鄙小人!”

    楚瑜闻言,再忍不住一脸笑意:“哦,我仗势欺谁了,洗耳恭听。”

    最近她这个无权无势的平民接连被权贵们戴上仗势欺人的帽子,还真荣幸得很。

    见楚瑜那满不在乎的样子,激怒了瘦高个,他更火大的指着她鼻子大骂:“你不就是仗着自己是琴三爷亲戚的身份赶走这里的主人,强行住进紫云居,也不想想紫云居是你这种俗人能住得的
长刺女王,谁敢碰!”

    “这里有人住?”楚瑜闻言,若有所思地看了眼那精美的香妃竹帘和九转镂空银铃。

    瘦高个子的话证明了她最初的想法——这里不但有人使用,还是个出身不凡,非富即贵的女子。

    那瘦高个昂起头,一副傲然的模样:“那当然,这紫云居精致清雅,景致乃是琴学景致绝佳之处,前有花香缭绕,后有翠竹成林,可观日出,可赏紫云缭绕,自然只有钟灵毓秀,秀外慧中的美人才配拥有!”

    楚瑜看着他满头血,还要做出文绉绉傲骨文士那滑稽模样,忍不住噗嗤一声:“果然是长脖子公鸡会打鸣,你嚎得精彩,但不是我要住这里的,你追着我叮干嘛,找苍鹭先生去啊。”

    看来是苍鹭先生知道他的家主要来,将这琴学最好的地方腾出来了,不过她却倒霉做了个“仗势欺人”的替罪羊。

    “什么……什么长脖子公鸡,你这女子……果真是粗鄙无礼!”那瘦高个被楚瑜呛得又恼又窘:“你……我且问你,你作画如何?”

    楚瑜笑嘻嘻:“我画冥纸画得很好,你要么?”

    瘦高个一呆,愤怒地道:“真真是牛嚼牡丹,暴殄天物,你……你……我再问你,你诗作如何?”

    楚瑜掏掏耳朵,吊儿郎当:“会写讣告,你要么,免费奉送?”

    瘦高个被气得直翻白眼:“岂有此理,张嘴就咒人死,下作!”

    “下作,下作!”两个圆胖墩也跟着跳起来,对她怒吼。

    楚瑜看着他们那滑稽可笑的样子,也懒得和他们计较,只有些不耐地摆了摆手:“你们慢慢嚎,还是那句老话,长脖子公鸡要替人出头打鸣,也要对着苍鹭先生嚎,他那兴许缺个打鸣的,我这里不缺。”

    说罢,她转身便推着琴笙回房:“走,大侄子,咱们回屋去享受这景致绝佳之处!”

    “你!”瘦高个见楚瑜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瞬间火到了极处,少爷脾气也起来了,伸手指着楚瑜:“二元、三元,给我上,把那粗鄙女子拦下,我看没有我的命令,谁敢玷污云轻仙子的书房!”

    那两只胖墩得了令便跳了起来,朝楚瑜冲去:“是,大哥!”

    说话间两个胖墩球一样地就朝楚瑜的背后冲去。

    别看两人胖,但是身手却也还算灵活,一个朝楚瑜的头发抓去,一个朝她手臂抓去。

    若是被他们抓着拖下阶梯,少不得落个摔得鼻青脸肿的下场。

    ------题外话------

    琴仙仙:虽然本公子已经十三了,但我还是个宝宝,(⊙v⊙)嗯,要和小姑姑一起洗白白。

    楚瑜:老黄瓜刷绿漆,装嫩。

    三爷:剑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