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第十七章 母子情深
    “死孩子,装神弄鬼……还有不要叫我娘!”楚瑜肩膀一缩,费了老劲儿才从他怀里钻出来,扶着窗棂勉强站好,借着黑暗隐去自己脸上的红晕。

    身后的仙儿虽放了她,双手却耷在窗边,似无意间将她圈在怀里,仙气飘飘地问:“小姑姑,你去哪了?”

    楚瑜却莫名地有点心虚,去哪了,金姑姑不会不告诉他,这么执着地问她是为什么?

    心虚之下,人的口气多半有点冲,再加上压抑许久的情绪让她很不耐:“去哪儿,老子能去哪儿,我倒是希望能上天入地,离你们这大坟远点,别把自个儿给栽里头了!”

    琴笙垂眸子定定地看着她却并不说话,只琥珀色的眸子似渐染夜色,深邃如沉海,烟波浩渺,幽影不明,眸底似有异兽游过,仿佛随时会破海而出,狰狞相显,吞噬撕裂所有的一切
中校老婆惹不得

    看得楚瑜莫名其妙地脊背发毛,那些旖旎的思绪都抛到九霄云外,脑海深处又浮起初见那日烈焰灼灼间尸山血湖还有沈三夫人被树枝贯穿在地的悚然场景。

    她心头一阵寒意森森——

    这厮不会是后知后觉恼她利用他,打算也把她串成串串,烤吧烤吧吃掉吧?

    “小姑姑……。”琴笙忽然轻轻开口。

    楚瑜紧张地扣紧了窗,一双黑亮大眼死死地盯着他:“哎~?”

    面前的人忽然叹了一口气,俯下身子,将她抱紧,低喃:“不要离开琴笙。”

    楚瑜僵直地任由他抱住,不知道这人葫芦卖啥药,他的语气里甚至有一丝几不可见的委屈和黯然。

    也许其间还有一点近乎狰狞的寒意,楚瑜想她还是……当没听见罢。

    但这从令人心底发毛的诡异大魔王变成撒娇委屈少年的惊悚画风,足以让她回不过神来。

    她僵了半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鬼使神差地问:“小姑姑要是离开你呢?”

    伏在她肩头的人身子梭然一僵,那种僵冷透甚至过颇厚的秋衣传到了她身上,冷得她也跟着愈发僵木。

    她苦笑,估摸自己会听见什么杀她全家,把她这条鱼肢解埋了好养花之类的威胁。

    但好一会才听见耳畔传来他飘逸淡然的嗓音:“我,会哭。”

    楚瑜掏了掏耳朵:“什么?”

    幻听,她一定是产生了幻听!

    肩上这仙儿充满诡异又违和的画风是怎么回事?

    平日里那种就算被她打成“脑残”后却依旧高冷的男神画风哪去了?

    琴笙把脸在她颈窝里埋得更深,悦耳却愈发低闷声音再次响起:“我会……哭。”

    楚瑜:“谁教你这么说的?”

    琴笙沉默着,仿佛在和自己的理智抗衡,又或者是感觉到了名为‘丢脸’的情绪。

    许久,他才低声道:“厨房胖婶的儿子小宝。”

    楚瑜声音温和,循循善诱:“小宝几岁?”

    琴笙:“……九岁。”

    楚瑜沉默了一会,抬起手把画风诡异的大美人从自己肩膀上扒起来:“笙儿饿不饿,小姑姑专门给你带好吃的回来了。”

    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与诡吊,十足——狼外婆。

    琴笙低头看着她,眸子里浮动着柔软的光,似乎有些茫然:“小姑姑……给我的?”

    楚瑜狼外婆有点纳闷,这“娃”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倒像是她以前经常虐待他似的,露点好就这副茫然模样
绝世傻王妃

    她从自己腰间的口袋里摸了一块从柳二夫人那顺来的点心喂进他嘴里,温柔诱哄:“我喜欢小宝,他说的都是正理,阿笙以后要多和小宝玩,和他做好朋友呢。”

    小宝是个人才。

    比起一个会拿人插花的高冷男神,她更喜欢一个会哭的呆逼。

    没错,她就是这么没品。

    琴笙静静地看了她许久,久到她都有些不安——这玩意,她没下毒啊,柳大妈也不会蠢到这地步。

    琴笙忽然低头微微侧脸,猩红舌尖轻轻一卷,将她纤长指尖的碎屑卷走,声音清幽而微喑:“味道很好,小姑姑还有么?”

    指尖传来软腻潮湿的触感带来隐秘的酥麻,楚瑜慢吞吞地别开脸,隐去脸上不由自主泛起的红潮,有些心不在焉地又捡了一块喂进他嘴里:“嗯,好吃,你就多吃点。”

    喂养模式开启。

    ……*……*……

    第二日

    厨房里,蹲着一个高一矮两道影子。

    矮的那个丁点大,一边舔着手里的桂花冰糕,一边得意洋洋地道:“我说对了吧,每次只要我和我娘说她要去采买不带我,我就哭,我娘就一定带上我!”

    高个儿的那个蹲着,一脸若有所思地道:“嗯。”

    矮的那个晃着头顶上的冲天辫,忽然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和一只炭笔塞进大的那个怀里:“给你,好好把我教你怎么让阿娘更疼你的法子都记下来!”

    很难得遇到个傻大个让他当先生,小宝充满成就感,也很有身为人师的自觉,为“学生”准备好了纸笔。

    高个儿低头看了看手里发黄的小本和廉价的炭笔,淡淡地道:“不需要,你说的我都能记得。”

    “哎,傻大个,不是看在你把我娘藏起来的冰糕送我,我才不舍把这个送你。”‘学生’的不领情让小宝有点没面子,鼓着圆乎乎的包子脸骂道。

    “我娘说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何况就你那么大了还那么蠢笨,连你阿娘都嫌弃你,还不赶紧好好把宝大爷我说的都记下……。”

    小宝得意洋洋的话音未落,便瞥见对面高个原本没啥表情的脸却忽地沉了下去,一阵阴戾寒意刺骨扑面而来,如刀刃一般几乎能将他撕裂,本能的恐惧让小宝一屁股跌坐在地,就要放声大哭。

    下一刻,高个儿忽然“嚯”地站了起来,沉默着把他的小本和炭笔都收好,随后转身离开。

    小宝有点懵然地呆了半晌,随后摸摸光溜溜的脑瓜,一脸茫然地站起来,却看见窗台边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份桂花冰糕。

    小宝立刻欢喜地跳起来,把方才他脑容量不能理解的事情全部抛到了脑后,欢喜地去捧着碟子啃起来:“嗷,还有冰糕!”

    他快啃完的时候,头顶忽传来一声炸雷似的骂声:“龟儿子,老娘就知道你在厨房不干好事,居然敢偷吃桂花冰糕,你他娘的知道不知道这个是给主上的点心,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老婆,诱你入局!”

    小宝被自家胖娘一手揪住耳朵,痛得吱哇乱叫。

    “娘,不是我,我没偷,是傻大个给的!”

    可恶,为什么娘会提前回来了?一定有人偷偷和娘告黑状!

    窗外树上蹲着负责监视琴笙的木曜,看了看房内被揍得满地跑的小宝,又转头看了看远处消失的高挑人影,他摸了摸下巴,暗自疑惑。

    主上什么时候那么关注厨房的事儿了,专门吩咐让人把胖婶提前叫回厨房?

    木曜这样的“老人家”又怎么会知道这个世上有一种嫉妒叫“孩子的嫉妒”,比女人的嫉妒更让人——蛋疼。

    ……*……*……*……

    日子一晃便又过了五日。

    这日一早,楚瑜梳洗完毕,便见到了金姑姑贴身婢女红袖领着几个侍卫站在她门口。

    红袖见她出来便冷淡地通知她——她今日晚些时候就要以琴大老爷妻妹的身份,也就是过世琴大夫人的幼妹身份进入琴学,马车已经等在琴家外院。

    这消息不亚于一剂让楚瑜极为兴奋的药物,让她瞬间就精神了,心情舒爽得就差原地蹦起来了,只觉得红袖的冷脸也顺眼得很。

    “我这就去收拾,红袖,你今天真是好看得不要不要的。”

    红袖一愣,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她冷眼看着楚瑜兴奋地转回房间,只轻哼了一声:“愚蠢。”

    楚瑜高兴地回房间里简单地收拾了几件衣服,提着包袱就往外跑。

    不管怎么样,能脱离乾坤院的控制,就是逃出琴家魔窟的第一步!

    只是经过外间的时候,她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漏了什么,竟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

    看着空无一人的外间半刻,她慢慢地转回头,看着门外穿透厚厚云层落下的阳光,轻轻地叹了一声,提着包袱向门外而去。

    不在也好,还是不要和那个人告别罢了,按照那跟屁虫现在对她莫名其妙的执念,只怕她会走不成。

    何况,他是琴家的家主,不是她这种屁民可以攀附的,她也不想攀附,更不想有一天被苏醒的他杀掉。

    只是莫名地,楚瑜忽然觉得好像离开的心情,少了一丝兴奋,多了一丝莫名的惆怅。

    也许是因为……

    从此以后少了一个美得人神共愤的跟屁虫灌她林蛙卵子?

    ------题外话------

    迟来的圣诞快乐,么么哒,昨日小剧场已经在题外话奉上,算礼物咯,对了,月票神马的,本文还没有V,亲们可以投老文去。么么哒,希望V的那天月票涨涨涨~哈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