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第十四章 威胁 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金姑姑忽然看着楚瑜淡淡地道:“楚姑娘好胆量,敢威胁曜司的,你是第一人。”

    楚瑜也慢悠悠地睁开眼,抬头看着金姑姑:“金姑姑谬赞,楚瑜只想留一条命与家人团聚,只奈何诸位皆已经决定要了我的命,我这等鸡鸣狗盗之辈总要自作聪明搏一搏的。”

    金姑姑深沉的眼底闪过一丝异色:“楚姑娘倒是心大,竟这般混不吝地贬低自己。”

    楚瑜也笑了笑,似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下巴:“哪里,哪里,我从不敢高看自己。”

    楚瑜那一副样子,让金姑姑也憋了憋,她看了楚瑜片刻,微微勾起唇角:“楚姑娘与家人平安团聚的心愿,曜司会尽力完成。”

    楚瑜闻言,眼一亮,随后挑了挑眉道:“金姑姑想要知道的消息……。”

    这一次却是金姑姑打断了她的话:“我们暂时不想知道。”

    楚瑜大眼一眯,有些狐疑:“金姑姑是信不过我?”

    这金姑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金姑姑却抄手入袖,淡淡地道:“主上什么时候恢复正常,楚姑娘就什么时候与家人团聚。”

    说罢,她转身离开,竟似不打算再多说一句。

    “什么?”楚瑜微愣,便见曜司的人在齐齐森然冷瞪了她一眼后,皆随着金姑姑离开。

    ……

    疏影横斜,一点明丽的日光慢慢穿透了乌云,透过叶子细碎地落了满地,但这点冷阳挡不住秋风寒意和人心中的阴霾
穿越之俏皮女遇冷酷王

    金姑姑领着人走过一片竹林,忽然停住了脚步,吩咐身边人:“你们先回乾坤院。”

    “是。”木曜等人知道金姑姑心情不好,便齐齐颔首,也都沉着脸离开了。

    “金姑姑。”待所有人都离开之后,一道男子的声音忽然沉沉地响起。

    金姑姑站在树下却并未回头,只道:“刚才那些话你听见了?”

    金曜慢慢地走出来,神色有些沉冷:“听到了。”

    金姑姑忽然转身抬手对着他猛然拍出一掌,掌风携带着凌厉寒气直逼金曜的胸口。

    “砰!”金曜垂着眸子,竟没有任何抵抗,硬生生地受了那一掌,身形一晃,连哼都没有哼一声,脸色却一下子白了下去,唇角溢出一点鲜红来。

    金姑姑收回手,淡淡地道:“我说过,鸡鸣狗盗之辈都不可小视。”

    她转身冷眼睨着脸色苍白的金曜:“你没有多此一举地去警告楚瑜,露了破绽,她就不会破釜沉舟,事情的局面就不会到如此地步,曜司竟被一个区区小女子威胁,以后我们有何颜面去见清醒了的主上!”

    金曜桃花目里闪过阴沉抑色,舔了舔唇角的血腥:“金曜愿入鬼牢领罚。”

    他太大意,想不到楚瑜竟能从他提到曜司那一刻就知道她绝无生机,竟孤掷一注使出这样的手段来,还察觉了曜司留着她一条命的真实原因,如今逼得曜司进退维谷,投鼠忌器。

    金姑姑转身看向远处的屋檐起伏,眉目间闪过凌厉之色:“你就是在鬼牢里粉身碎骨,也改变不了如今的局面,若是真想戴罪立功,便去查出曜司玉令到底在何处,此物绝不能落到外人手里!”

    若是让有心人得了曜司玉令,后果不堪设想。

    金曜神色一厉,阴沉地道:“是!”

    这一点不必金姑姑说,他都会查出寻回曜司玉令。

    金姑姑顿了顿,沉声道:“多留意主上……。”

    金曜一怔,阴沉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不可置信:“姑姑,您是说主上他帮着……。”

    金姑姑面上浮现出一丝疲倦的冷笑,她揉了揉眉心:“你以为楚瑜能绕开我们的监视,与柳二夫人等人联系上,是她或者琴家那些蠢物的本事么?”

    她都不得不佩服楚瑜,区区一个看似油滑平凡的少女,竟能一眼看穿整件事的关键点,反过来利用曜司的弱点求得生机。

    金曜桃花目里瞬间闪过阴狠戾光,唇间却轻轻吐出两个字:“楚!瑜!”

    那卑鄙的女人居然敢利用主上,他迟早要楚瑜为今日所作所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

    且说净房外,楚瑜直到曜司的人彻底走远,她才闭了闭眼,忽然身子一个后仰,直接躺在了地上
流年度

    一如之前被金曜的手段折磨得起不了身,但这一次,轮到她磋磨人了。

    凉风簌簌而过,楚瑜抬起手搁在自己的额头上,挡住忽然露出乌云,洒落刺目阳光的太阳。

    她慢慢地吐出一口气——背后的衣衫都被冷汗湿透了。

    谁人甘愿受死,若非绝境。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她这一条被人提上岸的鱼。

    置死地而后生。

    孤掷一注,拼尽了全身的气力和胆气,所有筹谋不过为换绝境里一线生机。

    这世上,只有死人才不会泄密。

    从金曜在她面前提到曜司的存在,她就知道琴家人,或者说曜司的人根本没打算让她活着离开乾坤院。

    曜司应该是属于家主琴笙麾下的暗势力,是琴家其他人都不知道的存在,金曜敢在她面前这般没有顾忌的提起,只说明在他们的眼里,她已经是个死人。

    楚瑜有些疲倦地眯起眸子,这一场她以命为筹码的豪赌里,赌的就是曜司的投鼠忌器,有所图谋,她——赢了这一仗。

    虽然她还没脱离险境,但金姑姑这般表态,起码说明曜司暂时不会动她。

    她慢慢地张开手,透过指缝看向穿破乌云而出的刺目秋阳,懒洋洋地嗤笑。

    不过若非金曜无意漏了底,她也不会彻底清醒——就算在曜司杀了她以后,现在脑子发晕的琴笙亲手毁了他的曜司又怎样?

    她那时候已经死了!

    靠人不如求己!

    上辈子她青年早逝,死过一次,这辈子的这条命,算是捡回来的,她还没活够,没打算就这么轻易地抛却。

    想要她的命,那就先等着被她这条恶鱼咬下身上最好的一块肉罢!

    ……

    “天冷了,躺在地上会着凉。”一道淡雅悦耳的声音忽然在她的头顶响起。

    楚瑜一顿,看向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身边的白色修影,神情有些复杂:“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听到了多少她和金姑姑他们的对话?

    琴笙微微垂下妙目,柔柔淡淡地开口:“我一直在。”

    楚瑜慢慢地爬起来,看着他的琥珀色的幽眸,却只见里面一片温润的光芒,并不见任何异样。

    她抬头看着他片刻,忽然道:“我在算计你,你可知道?”

    ------题外话------

    琴笙宝宝:(づ?)づ好像……我被欺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