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第九章 小蝌蚪啊找妈妈
    身体比大脑先反应过来,楚瑜一下子扑了过去,整个人直接吊在琴笙的手臂上,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干笑道:“呵呵,乖宝贝,娘疼你……你要吃啥,喝啥,我来喂!”

    啊,真是唾弃这样谄媚又恶心的自己啊!

    楚瑜暗自叹息
极品狐妖狠风流

    可是面前的大魔王不安抚住,说不定下一个被插花的就是她自己了!

    虽然她也不过是尝试一下,未必能安抚住这个喜怒不定的大魔王。

    琴笙垂着眸子静静地看着她抱住自己的手臂,琥珀眸里幽光潋潋,就在楚瑜被他专注的眼神看得脊背直冒凉气的时候……

    “好。”他睫羽微翘如凤凰翎羽,琥珀眸幽光潋潋,唇角慢慢漾开那一抹清风渡云的笑容看得楚瑜直发愣。

    神魔一线间,不过如此。

    ……

    鸡飞狗跳的那一天就这么过去之后,连着好些日子,再也没有人来让楚瑜去任何地方。

    就连金姑姑和金曜都在听说了天风院发生的事情后,沉默了下去,暂时没有来找她麻烦。

    当然,她也照样走不出这占据琴家最大面积的乾坤院,且不说乾坤院皆按照五行八卦的奇门遁甲布置,阵法日日生变,不知生门根本走不出外,更有暗中监视的影卫。

    她身后还有时时刻刻,紧迫盯人的——大魔王。

    “娘。”温淡柔和的声音在楚瑜身后响起。

    楚瑜正站在窗上张望周围的环境,听着那声唤,不禁眉心一跳,只觉心虚气短。

    她跳下窗,有些没好气地对着身后的白衣人道:“是小姑姑,小姑姑!”

    琴笙看着楚瑜片刻,笑了笑:“小姑姑。”

    楚瑜听着那温柔磁性的声音这般轻唤自己,似有一点柔风掠过耳边,酥酥麻麻,让她不禁一颤,捂住自己的心头,只忍不住暗自骂了声,可恶,这人声音好听到罪过,太适合撩骚,还好他走的高冷范儿,否则不知多少女人要死在他长袍下。

    楚瑜眼神颤悠悠、猥琐地瞥了眼琴笙袍下笔直又漂亮的长腿——不知神仙在床上卖力扭小腰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仙气儿十足。

    琴笙哪里知道她脑子里在意淫自己,只温温柔柔地道:“雪蛤木瓜已经炖好了,滋阴补肾,对小姑姑这样干瘪削瘦如鬼的丑陋身子最是合适。”

    楚瑜看着他手里的碗,脸瞬间绿了:“我忽然想起我肚子疼,我要去拉屎!”

    说罢,她转身就走。

    果然,这大仙儿的艳福她是享不了的,嘴里不自觉地喷毒就算了,还一天到晚给她灌恶心的林蛙的卵子,她都觉得自己满肚子林蛙蛋,打个嗝就能冒出一只蝌蚪来,再过几天说不得就和他一样呱呱地跟着自己屁股后头叫娘了。

    但她还没跑出两步就被揪住了领子,琴笙伸手将她优雅地提回来,把手里的碗递到她的嘴边,轻叹了一声:“娘,老金说了你身子弱,如果不经常进补,定会早夭。”

    “呜呜……是小姑姑!小姑姑!”楚瑜被灌了满嘴的雪蛤,一边挣扎一边欲哭无泪地吼道。

    夭寿,他是那个找妈妈的小蝌蚪,可她真的不是那个青蛙妈啊
丞相夫人

    还有金字辈那些家伙总是变着法儿整她,她不就是当了他们主子一回娘么,她又不是自愿的!

    ……

    天气渐渐地凉了,楚瑜在琴家也呆了两个月有余。

    这两个月,她从一开始的惊弓之鸟到后来也算能吃好、睡好,只是晚上有一点不太方便——她必须得睡在内间,琴笙睡在外间,他仿佛一定要守着她才睡得安稳。

    虽然琴家家主的房间够大,内外间都有门,她却总躲不开被监视的感觉,做什么都不方便。

    但也不是没有好处,琴笙日夜都黏在她身边,她至少能免去杀身之祸——她能感觉到乾坤院中众人的敌意——譬如金曜,若非他顾忌着琴笙的存在,只怕早已经将她剁吧剁吧扔进溪里喂鱼!

    可就算是身为她护身符的琴笙,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清醒过来,只怕到那个时候她更是脱身不得,还不知道是怎么个死法。

    脑海里瞬间闪过沈三夫人那一棵“人树”的画面,楚瑜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只怕,琴笙清醒那日,便是她死无葬身之地时。

    楚瑜洗了洗手,看着青竹池里的流水,忽然心中生出一点惆怅来。

    她怎么就落到了这般进退维谷的地步呢?

    “到底,我还要在这里被困多久?”她喃喃自语。

    琴家这般富贵,她的吃穿用度都是从未享受过的精致奢华,却身处敌意重重之地,心中只觉得艰难,竟越发思念那些在老胡家厨房偷肉吃,当捕快时自由自在的日子。

    “楚姑娘竟然是被困在乾坤院么?”一道女子压低的声音忽然在楚瑜的身后响起。

    楚瑜一愣,陡然转脸,便看见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从隔壁的净手间里走出来。

    她只觉得这个丫鬟腰肢柔媚,身上带着一股浓烈的脂粉气,那一摇一摆的行止不像丫鬟倒似个主子般,压低了声音也掩不住声音里的傲慢。

    而且,以丫鬟的年纪来看,这人也未免老了些。

    那丫鬟见楚瑜一直瞅自己却不说话,她未免有点着急,见左右无人便立刻凑上前对着楚瑜低声道:“楚姑娘,你不认识我了,我是……。”

    “柳二夫人?!”楚瑜终于记起这张生了柳叶眉,吊梢眼的妖娆精明面容的丫鬟是谁了,不禁错愕。

    “嘘!”柳二夫人立刻比了个噤声的姿势,有些紧张地探头出净手间左右看看,确定没有人注意,才立刻凑近楚瑜,笑道:“没错,楚姑娘终于认出我了。”

    楚瑜看着柳二夫人这般亲热模样,却用身子挡住了她的去路,她心中瞬间警惕起来,她挑眉:“柳二夫人为何这副打扮,有什么事情么?”

    柳二夫人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却低声叹道:“楚姑娘不必担心,我并不想为难姑娘,我听说姑娘你是被琴笙的人掳到这里的,原本还不相信,但方才听姑娘言语,此事果然是属实。”

    乾坤院虽然素来如铁桶一般,里面的任何一个婢女和家丁身份都不同于其他院子,皆是有武艺之人,来历更不为人知,往乾坤院安插人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不是这一次家主琴笙出了事,乾坤院有些疏漏,她也没法子打听到楚瑜的消息
穿越之亡国重生

    “我的事情与柳二夫人有什么关系?”楚瑜冷淡地道。

    她可没有忘记这些琴家人看她的目光里浓浓的鄙夷,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柳二夫人杏仁瞳里闪过一丝阴沉,低声道:“我是来与姑娘做交易的。”

    “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我皆不奉陪。”楚瑜说完,便要越过她离开。

    她可不想被别人拿来做内斗的筏子,她在乾坤院处境本就艰难。

    柳二夫人见状,心中有些着急,这楚瑜倒不是好糊弄的,她索性一咬牙,径自开门见山地道:“楚姑娘,你就不想离开琴家么,我有法子帮你离开乾坤院,你应该知道没有人帮忙,你永远也别想离开琴家。”

    她筹谋这些日子,冒了如此大风险前来,岂能肯空手而归,虽然不知道楚瑜为什么被困在乾坤院,但是至少她知道楚瑜想要离开,这就是个很好的机会。

    楚瑜闻言,停住了脚步,打量柳二夫人片刻,双手抱着胸道:“我有言在先,杀人下毒放火之事,我绝不会做。”

    这女人说得没错,没有人帮忙,她确实没法子离开乾坤院,但她也不是任人利用的蠢货。

    柳二夫人见状,心中一喜:“放心,绝对不是让你做伤天害理之事,这件事对楚姑娘而言并不难。”

    说罢,她立刻上前在楚瑜耳边低声细语起来。

    ……

    ------题外话------

    《天鹅湖》舞台剧剧组招募。

    白天鹅公主奥吉塔、黑天鹅奥维利雅,恶魔,王子,国王,王后,路人甲等等~角色空缺~

    九爷翘兰花指:本座这等绝世名伶的范儿,绝不演配角!

    群众:嗷嗷嗷嗷嗷~九爷九爷~主角主角!

    初泽:上面的人妖可以不用理会,但本宫绝对不!演!公!主!

    群众:嗷嗷嗷~公主殿下要演有小丁丁的~!

    琴笙:我并不挑剔,随便演个主神也就罢了。

    悠导:天鹅湖哪里来的神,只有恶魔!

    琴笙温温柔柔:那我就是神,这剧就叫楼上都是遭天谴的。

    群众:嗷嗷嗷,安一个神,安一个神,不安打屎你!

    吐槽三人组(茉莉、小白、楚瑜):算了……我们演路人甲。

    有奖竞猜:楼上各自担任什么角色?全猜中送520小说币~哈哈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