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第五章 娘,你死了,谁给我喂奶?

绣色可餐 第五章 娘,你死了,谁给我喂奶?

    老金捏着他憋嘴上两撇小胡须,似笑非笑地道:“主子设局那么久,终于逼出了隐姓埋名十余年的黑海老魔,但黑海老魔死的时候只有主子和这个丫头在火场里,现在没人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爷到底得到咱们要的东西了没有,这个丫头到底看见或者知道了什么。”

    金曜眼底寒光不减:“当时她一见我们就逃,定然从黑海老魔那知道了什么,我看将她关进鬼牢几个日夜,自然什么都乖乖招了!”

    金姑姑却沉吟着摇头:“这丫头现在动不得,主子只是没了十三岁后的记忆,也就是他很可能以为自己只有十三岁,但主子十三岁时发生的事情和那时候他的能耐,你们忘了么?”

    老金和金曜两人闻言,皆是脸色一变,似想起什么极为可怖的事情
穿越时空之如玉美人

    气氛瞬间冷了下来。

    看着远处的两人好一会,老金三角眼里闪过精光,轻哼:“也罢,主子情况很不稳定,谁也不知道到底主子什么时候恢复,咱们且先盯紧着罢。”

    金曜轻嗤一声:“谅她也翻不出我们的手心。”

    众人冷冷地看着远处的二人,皆沉默了下去。

    ……

    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应该是什么样呢?

    楚瑜托着下巴坐在美人榻上,看着窗外的蓝天发呆,她上辈子再加这辈子她也算得活了几十岁了,但她相信正常的十三岁少年绝对不会是眼前这个“少年”那么狗厌猫嫌,神憎鬼厌!

    “母亲,秋日天光依旧炽烈,秋风却凉,你要仔细着凉。”一件薄衫伴着他的声音落在她肩头。

    绝代‘佳人’在侧,温声柔意,细心体贴,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艳福。

    但是……

    “若是着凉了,母亲这身无二两肉,干瘪如柴的身子,说不得就要一命呜呼,就没有娘喂琴笙喝奶了。”琴笙轻叹了一声。

    楚瑜翻了个白眼:“你才一命呜呼,全家都一命呜呼!”

    还有,琴三爷你是对找人喂你牛奶有多执着?

    每次琴笙顶着这张谪仙脸说这种充满弱智又违和气息的话,她都觉得浑身无力。

    琴笙说完,提着一床丝绸被子,似全没有看见某人的挣扎,慢条斯理地将她扎成了个蝉蛹。

    楚瑜扭动几下无果后,索性放弃挣扎,只望着天空,暗自叹息。

    每次这“弱智儿童”一本正经,一脸温柔淡定的说出这种气死人不偿命的时候,她都不知道他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有时候她甚至不确定面前的大神是不是在耍她玩,报复她用石头砸破他的脑袋。

    毕竟他虽不记得十三岁之后的事情,除了经常望着天空沉默发呆,行为举止却少有“弱智”之像。

    唯有让所有人都吐血的一点是——他自打伤好后,万事不理,就日日跟着她身前身后的转悠,固执地喊她这个一看就比他小的女孩子“娘”,那模样与声音,简直诚挚到忧伤。

    诚挚到连她都偶有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忘了自己生过个儿子……

    楚瑜暗自翻了个白眼,她实在不觉得有任何理由和任何事能让琴家家主——那个貌若谪仙,却制出一片尸山血湖的大魔王如此牺牲。

    所以,他一定是脑残了~!

    琴笙忽然抬首,看着楚瑜的妙目间波光潋滟,幽幽如晦,似一片月下海,深邃无垠
魅世王妃

    楚瑜微微一僵,几乎以为他恢复了正常。

    半晌,琴笙方才极慢、极轻地道:“我不会让母亲随便死的,笙儿还要伺候你终老。”

    说罢,他身子一斜,径自躺在她的腿上,闭眼小憩。

    楚瑜只觉得心上“biu”地一声又被插了一支冷箭,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你——给我起来!”

    男女授受不亲,她也不会随便死,更不需要他伺候她终老!

    楚瑜正打算把自己腿上的人踹下地,一只修白如玉的手忽穿过厚被轻轻地搁上她的膝头,琴笙轻喃,声音低柔似暖风轻雾:“别动,我守着你。”

    他的指尖温度穿过薄薄的裤子透进了她膝头皮肤里,那陌生的温度让楚瑜莫名地一僵。

    她垂下眸,正见着一张隽美无双的俊颜静静地栖在自己膝头,呼吸浅淡均匀,微凉的风轻轻地撩起他鬓边的发丝,浅白的日光落在他近乎透明雪肤上,让他的如玉眉宇看起来笼了一层淡淡的光晕,长长的睫羽如安栖的凤羽。

    枕在她腿间安眠的人,似一尊冰凝雪雕的观音,清冷如莲,不食人间烟火。

    楚瑜有些怔愣,连呼吸都忍不住放轻。

    他居然真的敢在她膝头安心睡着?

    他就……不怕她再动杀意?

    还是……他真的忘记一切,把她这个打算砸死他的“凶手”当成娘?

    楚瑜因为这个惊悚的念头,脸部肌肉瞬间扭曲。

    她的目光从琴笙身上移开,眼角不动声色地瞥了眼房梁之上——那里有暗影幽幽,虽似无人,但她却知道每时每刻都有人在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膝上睡着的美人,黑白分明的明丽大眼里闪过一丝冷色。

    算了,如今局势诡谲,她要想安然脱身,少不得还要借他之势,总要妥协一些。

    楚瑜动了动腰,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美人榻上,凝视着膝头那张宁静睡颜,她却忽然觉得烦躁的心竟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也许是阳光太好,风太温柔,也是百无聊赖,也许是这些日子过得几无放松之时,楚瑜不知不觉地也靠着美人榻睡着了。

    而待她再醒来的时候,却是被耳边一阵剧痛刺醒。

    “贱人,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竟然敢爬琴爷的床!”

    “嬷嬷,为什么会这样!”

    “呜呜呜——!”

    尖利的怒叫,女子的哭泣声混杂成一片嘈杂,楚瑜只觉得被吵得头疼。

    “吵死了!”她刚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却被人狠狠一拉,猝不及防下一下子摔倒在地。

    背部的闷痛让楚瑜直翻白眼,她一下子清醒过来,抬头看过去却发现房间内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大堆女人
穿越之落雪无痕

    为首的几个女孩子穿着打扮皆不俗,周围的看着倒像是丫头婆子。

    只是这一大群人全都对着她怒目而视。

    “你们是谁,干嘛啊!”楚瑜忍着背痛爬起来,一头雾水地看着一屋子的莺莺燕燕。

    “做什么?主子的床是你睡得的!”一个粗鲁的婆子忽然扑上来,对着楚瑜抬手就是一巴掌。

    楚瑜刚醒,猝不及防下,只来得及偏头躲开,却还是被那婆子的手抓了把脸。

    楚瑜勃然大怒,捂住自己的脸,反脚就一踹,直接狠踹在那婆子的心窝上:“去你娘的,老虔婆!”

    她到底是当了几年捕快,跟着老胡学了些拳脚功夫,虽不算精通,但足够将那婆子一脚踹滚了几步远。

    那婆子就被踹得惨叫一声,抱着心口满地乱滚。

    楚瑜这一脚瞬间震住了在场的所有莺莺燕燕。

    楚瑜看向众人,唇角裂开恶狠狠的笑:“还有谁要教训我的?”

    一个容貌妍丽的粉衣少女看着她,冷笑:“听说琴爷身边新来了个勾引爷们的贱丫头,想不到你竟除了无耻,还敢当着主子们的面行凶!”

    “主子?”楚瑜黑白分明的大眼微微眯起,转了转自己的手腕:“你们谁是我的主子,说说看?”

    这年头,是条狗都想爬她头上当主子了?

    那粉衣少女被呛了声,忍不住对着门外的侍卫怒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教训这个贱婢!打死算我的!”

    楚瑜一惊,对付这些莺莺燕燕,她有的是把握,但是那些是有武艺的侍卫……

    “是,小姐!”几名侍卫闻言,立刻凶神恶煞地提着棍子朝着楚瑜扑了过去,劈头盖脸地砸下去。

    ------题外话------

    暂定中午十二点左右更新,下课、下班吃午饭的时候供大家消遣~暗黑系~萌哒哒~

    嗯,三爷现在被楚瑜搞成非正常的脑残状态,但他真的和九爷的尖酸毒辣不同,这孩子嘴就是“实诚”,美就是美,丑就是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喜欢就是喜欢,上进好少年不说谎。

    琴笙宝宝只是用他自己的标准来衡量别人而已~比如世上百分九十九点九的人没他皮肤白嫩,没他气质好,没他好看,没他有钱,于是——楚瑜真不丑,其实挺好看秀气一妹纸,就悲剧了。

    琴笙宝宝很老实的,哪怕你是我认定的老母,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你能生出我这么美丽的儿子,你是我老母,但你的丑(比他丑)是事实。

    楚瑜:你是我亲妈么?

    悠:我也是三儿亲妈,就酱。

    对了,谢谢大家投喂琴笙宝宝钻石和花花换甜牛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