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002章 娘,我要喝奶
    楚瑜迷迷糊糊地看着窗外,眼前一阵阵地发晕。

    一道不知何处而来悠悠凉风掠过面颊,让她瞬间清醒了点,而此时,身后的可恶老头儿忽然停住了扎她背后的动作,似被什么分了心神。

    就是现在!

    她大眼一眯,原本就偷偷扣在手里的长针狠狠地向身后之人的脖子部分扎去。

    针尖泛蓝,染麻痹之毒,乃以前老胡抓的江洋大盗身上搜出来的东西。

    她留个心眼,偷偷收归己用,不想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身后的老头大惊,迅速后仰,虽然没被她扎着脖子要害,却还是扎着肩膀,老头吃痛低吼一声,一把将她掀翻在地。

    楚瑜也不顾手肘的疼,只双手撑起身子,鱼儿一般弹跳起来,灵活地卷了掉在地上的外衣就往外冲。

    这死老头武艺高强,看见她是官差,还敢对她动手做恶毒古怪之事,十之*是放火的贼。

    她既一击不中,自然走为上策,招呼人再来收拾老贼!

    老头却忽然在她身后低低喊了一声:“前门死路,侧窗下湖!”

    楚瑜一呆,只觉得匪夷所思,这人竟然教她怎么逃?

    但是老头声音里满满的焦灼和恐惧,让她看了眼黑洞洞的前门后,不由自主地转向侧窗。

    窗下果然有湖,水波粼粼,倒映着周围熊熊烈火,烟气灼得她喉咙发痛,不知何处能上岸。

    她有些犹疑,身后却忽来一阵劲风,竟将她给狠狠推出去,老头喑哑绝望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十二里村鬼敲门,走
极品狐妖狠风流!”

    “噗通!”

    她倒栽葱掉下水,寒意从头漫上,忍不住怒骂:“王八蛋!”

    她楚大姑娘文不成,武不就,好在她前生住海边,老爹又是水手,她打小水性一等一,不然就被死老头淹死了!

    楚瑜三蹬两蹬麻溜地钻出水面,四周张望,寻找上岸之处。

    她瞅了一会,看见不远处一处没着火的白玉桥,心中一喜,赶紧游过去。

    谁知游近了,她才发现有两道人影早站在上面,楚瑜以为是来救火的官差,心中大喜,正要叫唤:“老胡……。”

    下半句话被她自己硬生生吞了回去,只因忽然爆裂开的火光,映照在一把腥红的长剑之上。

    长剑通体血红,深深刺入人的心脏,流淌出来浓稠腥红的血仿佛都被那一柄诡异的长剑给吞噬进去,竟不落地一滴。

    被刺穿了心脏的人,不是那个屋里的怪老头又是谁?

    随着老头抽搐着倒地,暴烈的火光,也让她看清楚了桥面和小楼附近一片尸横遍野,腥红流淌。

    而那些死不瞑目的尸群里唯一站着的人,素白长衣纤尘不染,飘然如神。

    耀眼的火光将他的皮肤映照出一种冰冷的苍白,浓重的阴影勾勒出他精致深邃的五官,幽幽深瞳,映出漫天火光,遍地横尸血腥,眉宇温柔淡然,似笼着迷离烟雨青雾。

    仿佛他手上拿着不是血腥狰狞的剑,而是孩童稚嫩小手,站不是尸堆,而是琅嬛仙山福地。

    巨大的反差,让面前情景看起来扭曲而诡谲。

    她心头发寒,如不是在水里,她就要一屁股跌坐在地。

    她慢慢地向后退着游,一点点,悄无声息地……

    “好看么?”

    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如凤尾琴弦轻拨,悠悠然然,似轻风掠过耳边的肌肤。

    她的身子不自觉得地颤栗发麻,似情人在耳边呢喃。

    分明温柔优美又清冽的声音,却恁地……勾人撩魂。

    她不由自主地道:“好……。”

    下一刻楚瑜立刻捂牢了自己的嘴,一句话不说,转头就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另外一头疯狂地游!

    距离不算近,她甚至没有看见他动嘴,那撩人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可见对方修为的可怕。

    她不想死!

    “呼哧,呼哧!”狂游了将近三百米,楚瑜抬起头,确定终于离对岸火势弱的地儿不远,才松了一口气。

    所以,那人应该追不上了吧……

    “水性不错
毒门女卿。”温柔如风,带着撩人磁性的声音又在耳边亲昵地响起。

    “咕噜,咳咳咳!”楚瑜受惊,呛了一口水,咳得她快吐,面红耳赤地转头,梭然看见那一道白影正静静地飘在水面上,临花照水,素衣宽袖翻飞如驭风之神。

    “你……你……啊啊啊!”她一转身,继续不管不顾地又疯狂向对岸游去。

    她不信邪!

    白色幽影静静地看着水里那窈窕身影如一尾灵活的鱼,劈开浪花,如一道白线直向岸边去,水裹出她美丽的曲线。

    他弯起精致的唇角,唇角的弧度温柔平静到毫无温度,如神祗看着卑贱的凡人在脚下挣命挣扎,欣赏他们的狼狈与恐惧。

    楚瑜不敢回头,不敢去看,她只有一个念头——她不想死!不想死!

    当她终于冲到岸边,一种古怪而不详的预感却让她没有立刻上岸,而是选择了在水里观望。

    直到瞥见附近一座燃烧的眼熟的小楼时,让她心头梭然一凉,如坠深渊。

    她游了那么久,居然又……游回来了!

    这是环形湖,天太黑,她看不清楚,竟然游到了小楼的后面。

    而水里发黏的触感和那种异样的腥臭,提醒着她——她正浸泡在一片血水里。

    周围浮动的十数具尸体!

    腥臭味冲鼻,楚瑜忍不住干呕起来,而幽幽撩人的男音再次在她耳边低喃:“不想上来么,以水为墓,倒也干净。”

    她一僵,随后抬眼看去,见原本空无一人的岸边,多了一道素衣白影,正优雅地擦着他那狰狞猩红的剑。

    燃烧的空气里还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和木头焚烧之后浓烈的烟味,明明是白日青天,却比黑暗更让人窒息。

    楚瑜忍下心头寒意,冷笑:“天下人谁知琴三爷是个面慈心恶的杀人魔,烧了自己的园子,就为掩盖杀人灭口的真相!”

    什么九天飞雪凝冰骨,清风夜露月为魂都是狗屁!

    慈心琴神转过背,就是尸山血湖!

    素衣白影擦剑的动作微微一顿,被火焰照耀出近乎妖异金光的眸子微微一眯,神色愈发温淡清雅,他轻叹:“聪明的女子命运多舛,早死早超生,善哉。”

    “你死了才是真善哉!”楚瑜气笑,却还是忍害怕,爬上岸,目光四下乱飘。

    他抱了孩子后,那般擦手姿态并非只为护手,而是满带俯视众生的鄙夷和嫌弃。

    天下人都是瞎子!看不出神仙面具下的毒冷心肠。

    楚瑜却只觉得浑身直冒寒气,牙齿都打颤:“你想怎么样?”

    他微笑:“你想怎么死?”

    楚瑜忽然一甩手,朝面前之人甩出一把蓝芒点点的长针,大吼:“看我见血封喉三步倒毒针
丞相夫人!”

    随后头也不回,兔子一般朝那小楼里蹿去!

    楼里迎面一股臭浓烟差点把她给呛出去,此刻她也顾不得难受,往里一扎后,四处乱钻,试图在这栋潮湿的屋子里寻到一处藏身地。

    潮湿的小楼这时也已经摇摇欲坠,不断落下灼热火焰。

    她还没有找到地方,就见门边一道修长优雅的身影,在烟雾里若影若现,美到阴怖,让她浑身发抖,步步后退。

    “乖,我会很轻的。”

    那声音异常的温柔,带着诱哄的撩人,却是致命的陷阱。

    楚瑜靠在窗边不敢动,一滴冷汗慢慢滑落脸颊。

    这屋子潮湿,烟雾迷得人几乎睁不开眼。

    她靠在窗边不动,隐在烟雾后。

    但,那一道飘逸冰冷的身影,在她悬着的心中,毫不迟疑地向她的位置走来。

    一步、两步、三步……

    楚瑜冷汗淋漓,千钧一发之际,她忽然暴起,却没有跳出窗外,而是用尽力气朝着身边两步远,着火的木柱狠狠撞去。

    “咚!”一声闷响。

    她听见火焰落满身的响声。

    而木柱应声倒下,塌下的却不只是木柱。

    “轰隆!”

    烟尘四起,摇摇欲坠的小楼塌了!

    ……

    大火在这倒塌的废墟上恣意地跳跃着,狰狞舞动。

    一刻钟之后。

    湖水上漂浮的一具浮尸忽然动了动,纤细的‘尸体’复活,挣扎着向岸上游去。

    “咳咳咳……。”楚瑜狼狈地爬上岸,浑身都是烧伤,痛得她差点掉泪。

    但是,她活下来了。

    第一次在小楼里,她就看发现小楼快塌了,就靠着那柱子撑着。

    兵行险着,置死地而后生!

    只是待她再次踉跄地爬上岸边时,却发现……

    另外一个幸存者。

    她扶着肿起来的肩膀,不敢置信地看着躺在屋前地面上的人。

    素衣长身,只是束起的墨色长发散落了满地,腰上压着一根木头,通体腥红阴森的嗜血长剑落在身边,昭告着主人的身份。

    “王八蛋,居然逃出来了?”楚瑜看着地上那人虽然头发散乱,衣衫被烧坏一半,但宽阔的胸膛微微起伏,便知道对方还没死。

    这得多强的武艺修为才能逃脱她设下的死局?

    “唔……
穿越之亡国重生。”地上的人发出低低的呻吟。

    楚瑜汗毛倒数,下意识想逃。

    但才跑出了两步,她忽然站定了脚步。

    楚瑜黑白分明的明媚大眼里闪过一丝狠色。

    他知道她是官差,此人神容仙姿,却生了一副蛇蝎心肠,歹毒非常,以后一定会想法子将她和老胡一家人灭口。

    她一咬牙,转身向地上躺着的修影走去,在他身边蹲下。

    她看了眼那血红的剑,最终还是不想碰会吞噬人血的邪物,转而在附近捡起一块大石头,对着他的头,慢慢地举起来。

    “阿弥陀佛,菩萨,可不怪我心狠,可我有要保护的人。”

    她上辈子和这辈子都没杀过人,手上直发抖。

    正是天人交战的时候,忽一声低低的呻吟响起。

    楚瑜手上一颤,一咬牙还是恶狠狠朝着地上的人头上砸去。

    “咚!咚!”

    一下又一下,血光飞溅上她的脸,她浑身一抖,正要砸第三下时,一阵热风卷过,正将他脸上覆着的青丝吹开,露出一张精致绝伦的面容。

    火光耀眼,静静闭着眼的人,墨色眼线细长,长翎睫羽在苍白的肌肤上落下脆弱而精致的暗影。

    额上鲜血直流,映衬着他精致苍白薄唇上一点腥朱砂红痣,如落樱丹染,染血的容颜美得惊心动魄。

    让人几乎下不去手毁了这样的美丽。

    而下一刻,那双闭着的眸子,睫羽微颤,竟缓缓睁开来,火光下,凤眸融金,澄澈如水,正正让她看见自己倒映在里面,高举石块的狰狞模样多么丑陋。

    楚瑜瞬间感觉浑身血液慢慢冷了下去。

    他醒,她必死!

    她眸色一寒,再不犹豫,当机立断,要把这张好看的脸彻底砸烂。

    只是,她手才一动,就听见那熟悉的温柔撩人的声音响起:“娘,我饿了。”

    楚瑜呆若木鸡,片刻之后,脸色狰狞,咬牙切齿:“你说什么!”

    这个混蛋居然叫芳华正茂的她——娘!

    地上躺着的染血美人,似因额头剧痛微蹙眉,声音却依然温润如水:“娘,我要喝奶。”

    ------题外话------

    求个收藏~(づ ̄3 ̄)づ,大家猜测的没错,海王和小鱼的故事,两只奇葩的初遇~一如既往,奇葩又变态的男主,希望你们也会如喜欢九爷、初泽一般喜欢。谢谢大家的钻石和花花,还是那盼语~愿来年今日,我在,你们也还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