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穿越 > 绣色可餐> 后记 娇娇儿 下
    “娇儿,男儿有泪不轻弹。”封逸看着小家伙,淡淡地开口。

    娇娇小太子一看封逸的表情,就知道太傅生气了,他抽噎着慢吞吞地收了眼泪,却还是一副娇气包的样子撅起了小嘴儿,不服气地道:“可是人家就是不高兴啊,什么名字嘛。”、

    说着,他没好气地踢了一脚树。

    好气哦,名字难听就算了,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被丢在这种地方,连小川那个暴力妹都可以跟在香香软软的娘亲身边。

    “爹爹偏心,太傅也偏心!”

    说着,娇娇小太子愈发地自怜自哀,忍不住又眼泪汪汪了起来。

    小家伙软嫩的声音,长得像扇子似的睫毛,加上他鼓鼓的小脸蛋,看得人心酥软,就想抱起这娇嫩尊贵的玉娃娃亲一口,什么都捧给他,只要他高兴。

    封逸看着小家伙没说两句,又开始掉金豆子,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世间事从来不患寡,而患不均。

    很明显,三爷一点不客气地让自己儿子感受到了这句话的威力。

    封逸正打算伸手摸摸娇娇小太子的脑门,安抚下他,就听见身后传来小女孩儿毫不客气地嘲笑声:“爱哭包,哥哥是娇气包,小泪包,咧!”

    封逸一转脸,就看见小川把一群太监宫女们解除掉了禁制之后,一个小跟斗就翻过来,看见自家小哥哥在掉泪珠子,立刻一点没有兄妹爱地冲着自家哥哥嘲笑了起来,还不客气地做了起了鬼脸
炼丹记[重生]

    “咧,咧!”

    封逸:“……。”

    娇娇小太子:“……呜……哇哇哇……。”

    封逸很是头疼地揉着太阳穴,冲着小川冷扫一眼:“小川,不要太过分了,仗势欺人,这是你爹娘教你习武的真谛?”

    小川接了她爹的习武天赋,更兼天生力大,一身根骨让老金头看了爱不释手,和她的仙女爹一样是百年罕见的习武之才,虽然胖乎乎的像年画里的小童女,可爱的圆润小肉球,但小小年纪在她爹的指点下,如今打遍全岛,也只有七曜才是她的对手了。

    估计等她及笄之年,整个江湖也没有几个人能打败她。

    小川如今就盼着自己赶紧长大,好去祸害江湖武林……,不,是去闯荡江湖,结交天下武林高手。

    然而……

    “我要高手们都打死,成为天下第一的女魔头,哇哈哈哈哈!”胖乎乎的小肉球每每想到这一天,就会笑醒。

    搞得小鱼没事儿就看着女儿就很是生无可恋,小家伙这么小年纪就如此的‘暴力’,以后可怎么了得。

    “完了,完了,嫁不出了,嫁不出去了。”已经成了小鱼的口头禅。

    不过小川的仙女爹倒是一点不在乎,反而很欣赏自己女儿的‘宏伟志向’,没事儿就抱着小胖妹,温言细语,斯文优雅地继续教导她各种奇诡暴力非常的功夫路数:“且看这一招,抬手就能把人的肋骨给拆卸了,若是娇儿看上谁,对方不从,就拆了他的肋骨。”

    小胖妹:“呀呵!拆拆拆!”

    小鱼:“你们……真是……够了!¥%……¥&!”

    她怎么忘了,当初进入青春叛逆期的琴三爷搅得整个武林风声鹤唳,海道天翻地覆的血腥能耐如今还是武林古今十大不解之谜——惊艳了武林的‘天仙魔女’到底是年方几何?生死成迷!

    她如何能指望他教好女儿?!

    ……

    但是……

    小娇娇就……比较惨。

    四岁前因为长得尤其可爱一直都最得全岛上下,除了他爹以外,独得娘亲和全岛的宠爱,连狗走过都要上前汪汪翻小肚皮求小娇娇宠爱摸摸肚皮。

    四岁以后,就被他爹扔到了宫里,莫名其妙地成了早就死绝的庐陵王的一脉的遗孤血脉,先是册了临安王,满五岁正式加封太子。

    荣华富贵,在宫里也混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只是因为有着封逸这个太傅功课上辛苦点,然而最辛苦的是他一年也只能偷偷摸摸地以秋山养病为名回岛呆上两个月,在自己娘亲怀里撒撒娇。

    封逸看着哭得愈发伤心的小男孩,这是果然伤心了呀
海岛人家[系统]

    小人精还没有修炼到能连他都哄过去的地步,还是个小家伙呢。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俯下身抬手将小家伙抱了起来,温声安慰:“殿下不哭,您的父亲……是疼你的,让你进宫和皇爷爷在一起,就是为了让你日后能过上无所畏惧的日子,你和小川不同,您是男孩儿,日后总有自己想要保护和拥有的一切,做皇帝,能让你有更多的能量去实现自己的愿望。”

    “真的……吗?”小人儿眨巴着红红的兔儿一样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封逸。

    封逸看着怀里的小家伙,轻轻地颔首:“嗯。”

    只是这一声嗯,连他自己心底都有些没有底。

    为什么……

    只因为数年前的一段对话……

    “三爷,您真的决定了要让小娇儿进宫?”封逸看着站在悬崖上,一身白衣随风翩然而舞的男人。

    对方的长发一丝不苟地束在头顶,耳边只几丝垂落的发随风飞扬,并不显得凌乱,只显得对方愈发显得飘逸出尘。

    “没错。”琴笙淡淡地道。

    “我一直以为您早已厌倦那勾心斗角,只愿带着小鱼隐居江湖,这件事小鱼知道么?”封逸盯着他的背影,神色有点深沉。

    “她知道,我答应过她,有什么计划也会与她招呼。”琴笙微微一笑,因为提到心爱的人,眉宇间有轻渺的温柔。

    封逸看着他眉宇间的温柔,心中有些复杂,却笃定地道:“你说服了她。”

    居然能让楚瑜答应让小娇儿进宫,这个男人真是……

    “嗯,以后娇儿在宫里的事就请你多费心。”琴笙并不欲多言。

    “您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布局的?”封逸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蹙眉,心中微动:“莫非是从……您对太子之死,袖手旁观开始?”

    琴笙身形略顿了顿,随后淡然地道:“袖手旁观?难道本尊没有提醒过宫里的人么?还是从中推波助澜了?”

    封逸一顿,有些哑然,是的他并没有推波助澜,也尽力提醒了,然而兴平帝和南太后依然各自为私念所累,最终断送了他们唯一的希望。

    如今这般情形又能怪谁?

    至于琴笙……

    他也许只是未曾尽力阻止而已,虽然以他在宫内的势力,有些事,只要他愿意,他完全可以用非常手段阻止。

    “只是……本尊为何要用非常手段阻止,如果是当年的骠骑少将秋子非,确实他会去阻止某些事情发生,但是……秋子非早已死了。”琴笙轻掸了一下自己的衣袖,悠然地道。

    “……。”封逸无言以对。

    “苦心经营数十载,不过是为了求个天下无人再能挟制于本尊,现在想想,当年的秋玉之想要问鼎帝位,也许不过是为了心中所欲,自由自在罢了
非常规备胎。”琴笙慢条斯理地轻轻弯起唇角,他垂眸看着自己修长如玉的手指。

    随后,他有些轻慢地道:“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我身上确实流着明烈和他的血,有些事情随着年纪变老,也是越发忍不得——比如,凭什么本尊这般辛苦,依然是为他人做嫁衣,连求个自己想要的女人都这般艰难。”

    男人美艳眉眼间的笑容和气息莫名地让人觉得逼窒到阴沉危险,封逸下意识地微微退了一步。

    “可是……三爷分明之前并不屑淌这浑水。”封逸蹙眉,微微拔高了声音。

    “本尊现在依然不屑淌这浑水,但这般尽心尽力,守得锦绣江山……。”他抬起眸子看向远处日出的天地海岸线,轻描淡写似在说一件极为简单的事儿。

    “交给一些废物,也真真儿平白浪费心血,倒是不如交给我的娇儿,那孩子……肖似我,甚至……。”

    剩下的那个男人的名字,琴笙没有说出口,只是眯起眸子轻笑:“河山如画,他当可纵情。”

    长风掠起过琴笙的眼前,有一种嚣然的气息,让封逸无言。

    ……

    然而时隔多年,他看着怀里哇哇啼哭的小娇儿,总觉得……他娘的什么让孩子纵情所欲,不负河山……也许不过是那个男人不想让自家小儿这个‘男人’占了小鱼怀抱的说辞而已。

    封逸对上小娇儿眼巴巴的水眸,只暗自叹了一声,抬手抱紧了怀里的小太子,略违心地撒一个太傅应当撒的谎:“是,你爹爹是疼你的。”

    小娇儿天生根骨寻常,并不是什么练武的材料,如今也只跟着他已经成了唐门掌的瑟瑟姑姑学点儿防身的毒术,倒是挺对瑟瑟的眼。

    “嗯(⊙v⊙)嗯!”小娇儿满意地点点脑瓜,抽噎了一会,仿佛哭累了软软地趴在封逸的肩膀上,半眯着大眼,含着小手指似睡非睡。

    封逸抱着小太子向着宫内而去。

    小川儿立刻屁颠屁颠地跟在他身后,恶劣地对着小娇儿各种做鬼脸。

    她胖乎乎的脸蛋上能做出十几种怪样子来。

    然而,待得她才张开嘴儿朝着小娇儿吐舌头的时候,小娇儿忽然大眼一开,小爪子轻轻一挥,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子无色无味的气流就从他指尖飘向了小川儿。

    小川,立扑,随后忽然爬起来,像只胖乎乎的小螃蟹一样横到处爬,小胖妹一脸惊恐:“呜呜呜……。”

    小娇儿:“嘻嘻。”

    封逸:“……。”

    ……

    都不是省油的灯!

    ------题外话------

    哈哈哈,这对小活宝的故事告一段落了。

    接下来应该是周五我们的金曜的故事了,不过有没有人想看一对儿活宝长大以后的番外故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